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温州“移植人”肝移植7年后 完全停用抗排异药

[日期:2012-12-17] 来源: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作者:记者 王蕊 通讯员 王其玲 [字体: ]

   浙江在线12月17日讯 人类的天然免疫功能,就是排斥外来的“敌人”,比如人吃了细菌超标的食物会拉肚子,病毒感染会发烧,都是自身免疫“士兵”在对抗外来入侵的反应。

  因此,当一个人移植了另一个人的肝脏,也会自然而然地认定其为“敌人”,发生排斥反应。因而,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都会服用抗排异药物,让自己的免疫“战士”降低警惕性,接纳移植来的肝脏。

  和平相处久了,能不能把这片肝脏“化敌为友”,不用吃药也能相安无事?

  37岁的温州人董先生,在肝友圈中,就是这样一位“神人”。9年前肝移植以后,跟所有的移植肝友一样,吃了7年的抗排异药物。随着身体感觉越来越好,药物越减越少,2年前董先生完全停药。

  昨天,他刚刚从香港旅游回来,大家向他讨教减药的经验,开朗健谈的他,也乐于分享。

  9年前,董先生因肝硬化、肝癌,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由院长郑树森院士为他“换肝”,手术后,郑树森院士还为他制定了抗排异药物的方案。

  随后,董先生开始了康复之路。“最主要是恢复体力。我术后半年就开始跑步,逐渐发展成长跑,结识了一些病友,经常一起旅游。”

  随着时间推移,几经调整药物,减药到最后,他试着停药了。“我自己感觉很好,体力状态一点都没受影响,后来到医院做检查,肝功能良好,肿瘤也没有复发。

  其实,郑树森院士的肝移植团队,早在多年前,就在国内率先倡导个体化药物方案,在严密观察移植肝功能状态的同时,逐步减少免疫抑制剂的用量。

  近10年来,已约有150例(18.9%)受者在移植术后3年开始逐渐减少抗排异药物用量,并长期保持免疫抑制剂低浓度状态,其中急性排斥反应发生仅7例(4.7%),远远低于急性排斥反应发生的国际平均水平。

  像董先生这样完全停药的,有3位患者,在术后6年左右,完全停用免疫抑制剂,至今均未发生排斥反应。

  “化敌为友”免疫耐受,是医学科学家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仅在手术后短时间内应用,长期逐渐减量乃至停用免疫抑制剂,使移植后的器官能有功能、健康的存活,并且不受免疫抑制剂的副作用影响。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聪聪会员 发表于 2013/1/17 21:14:40
小白鼠,你愿意做吗?
热门评论
* 聪聪会员 发表于 2013/1/17 21:14:40
小白鼠,你愿意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