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换心人”于文峰: 带着爱活着

[日期:2014-07-17] 来源:生活报  作者:李华虹 李佳 王晓晨 [字体: ]

“换心人”于文峰: 带着爱活着

 

  生活报6月22日讯 今年5月,广州番禺区小学四年级学生晓君(化名)因突发性脑出血昏迷,一星期后被医生宣布脑死亡。4天后,晓君的妈妈余女士和丈夫决定将儿子的器官捐献出去,让儿子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6月初,年仅11岁的深圳小学生梁耀艺在弥留之际许下心愿,希望把自己捐出去……人们在称赞少年捐献器官的壮举之时,也会想到那些受捐者,因别人的助人之举,他们的生命得以延续,并好奇他们此后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

 

  近日,记者来到哈医大二院,医生推荐了保持亚洲心脏移植术后存活时间最长,生存质量最佳纪录的帽儿山镇中学教师——于文峰。他于1994年31岁时接受了换心手术,术后1年回到讲台,20年来带了10届高三毕业班,培养学生近千人。他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数学教师,但是当这一串数字将他从讲台带向手术台,再从手术台带回讲台时,他的人生注定不再平凡。

 

  前几天,于文峰照例回到医院进行体检,心脏彩超、腹部彩超、血药浓度、心电、血脂、血压、大生化各项检查结果均在正常范围内。“我是每年进一回‘4S店’,做做保养。”此时的于文峰不仅乐观,还很幽默。

 

  31岁,人生之路竟“走到尽头”

 

  作为一名教师,于文峰的命运转折点和教师节有点关联。1993年9月10日,他刚参加完教师节表彰大会,回家途中觉得胸闷气短、不住地咳嗽。“6月时我还参加了学校的运动会,当时跑的是1500米,只觉得脸红、心跳,没有什么其他感觉。”因为于文峰平时身体很好,他起初没有在意,以为就是一般的感冒,但他接下来连续咳嗽了一周,而且症状急剧加重,浑身严重乏力。他决定去镇卫生院看一下,没想到,这一看,开启了一段非凡的“心”路历程。

镇卫生院医生为于文峰进行了听诊,听出他的心脏有问题,怀疑是先天性心脏病,告诉他可能是心脏瓣膜出问题了。“他们告诉我心脏瓣膜漏了,挡不住血了,可把我吓坏了!”于文峰听从建议,来到哈尔滨治疗。在医院里,他听到了一个更惊人的结果。医生们告诉于文峰,不能再动了,他随时有生命危险。“听到医生这么说,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怎么可能这么严重呢?”于文峰回忆说,入院头四天他和别人一样,正常点滴、用药,第七天却不再继续用药了。医生告诉于文峰,治疗没有起到作用,他的病很重,建议转院治疗,或者干脆“回家养着”。

 

  于文峰并不甘心,他先后到哈尔滨几家医院治疗,但不见好转,后来转到了哈医大二院,并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伴有严重心脏衰竭。刚刚入院,他的病情就急转直下,接连发生了两次室颤,均被抢救回来。“当时我和心内科的医生说,我的孩子太小,能让我再活个四五年就行了……医生说,以你现在的情况,别说四五年,连四五个月都不好说。”当时,躺在床上的于文峰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他要求家人每隔20分钟就要叫他一次,担心自己永远地睡过去。那一年于文峰31岁,儿子7岁,刚上小学。正值年富力强的人生阶段,但他的生命似乎走到了尽头。

 

  要么做第二个杨玉民,要么等死

 

  如何才能挽救生命垂危的于文峰?哈医大二院的专家团队经过会诊和研讨,最终得出结论,方法只有一个:心脏移植。上世纪90年代初,器官移植远没有现在这样普遍,尤其是心脏移植,人们认为那是很遥远,甚至很玄的事情。

 

  于文峰也不例外,当他得知医生们的治疗方案时,他坚决反对。“换心,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也不是什么超人,当时思想也是很保守、很陈旧的。那个方案我根本接受不了,觉得很不靠谱,甚至很恐怖。”医生们为了让于文峰更加了解心脏移植,专门找来了1992年在哈医大二院接受手术的首例换心人杨玉民,当膀大腰圆的杨玉民站到于文峰床边时,于文峰看到了希望。但是让他最终下决心做心脏移植的原因,还是逐渐加重的病情,在经历了两次心脏骤停后,于文峰终于明白,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做第二个杨玉民,要么等死。

 

  1994年2月10日清晨,躺在哈医大二院重症治疗病房的于文峰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变了。“我感觉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刚刚被水冲洗过,那么透亮,鲜活!”于文峰对手术后第一眼看到的世界记忆犹新,因为就在两天前,他的眼前还是灰蒙蒙的一片。情况万分危急的他在当时的心内科主任关振中教授等人的精心治疗下,终于等到了供体,挺到了夏求明教授为他手术的那一天。

 

  据于文峰讲,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手术室什么样,因为进手术室时他已经虚弱到没有意识了,所以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怎么还没给我做手术?”当护士笑着告诉他手术用了6个小时,2天前已经成功完成时,于文峰的眼泪夺眶而出,随后有趣的一幕出现了,他此后几天闭目不语,谁和他说话他都不理,原因是“怕累着我这颗宝贝心脏” 。当护士为他做术后拍背护理时,他要求人家轻点儿,“别把我的宝贝拍掉了!”

 

  “我要的就是这样完全彻底的回归”

 

  康复出院后,于文峰回到了帽儿山,1995年3月正式重执教鞭,回到了他热爱的讲台,从此一直担任帽儿山镇中学高中毕业班班主任。重获新生使于文峰的生命迸发出更大的能量,他每天早7点到达教室,带领学生早自习,每逢高三冲刺时经常会带着学生们学习到晚上八九点钟。20年间,他已经带过10届高三毕业班,培养学生近千人。在一所乡镇普通中学,于文峰创造了30%以上毕业生考上大学本科的好成绩,在全市乡镇中学中连续数届拔得头筹。

 

  术后20年来,于文峰再没有住过一次院。现在他扛一罐煤气可以一口气爬5层楼回家,有时另一只手还同时拎一桶豆油。“记得刚手术完回到帽儿山的时候,相识的人们见了我都不太敢跟我多聊,怕‘把他累犯病了谁担得起呀’,如今早没人说这种话了”,相反,偶尔于文峰有事请假,帮他代课的老师常常会追着说,你可得给我全数奉还。于文峰开心地说,“我要的就是这样完全彻底的回归,不然,总被人视为‘另类’就‘闹心’了!”

 

  活出长度更要活出质量

 

  “从下手术台到重新走上中学讲台,你觉得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在被问到这个问题后,于文峰思考了好一会儿。“我觉得是心态上的变化,什么事都看得开了。”他说,人只有到即将与死神握手时,才能最彻底、最真切地体会到生命的脆弱与宝贵。

 

  对于自己的重生,于文峰无比珍惜。最开始,他每隔几年都给自己制定生存目标,希望能再多活个三五年。现在他已经健康存活了20年,而且身体状况一直很好,这令他对生活充满憧憬。当得知世界心脏移植存活纪录是31年时,于文峰显得很有信心,“我一定会超过他,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今年,于文峰52岁,老伴51岁,儿子于馨智也已经28岁,目前在南京工作,刚刚考下了国际焊接工程师资格证。“换心人也是正常人,不能像大熊猫一样养着,那多没意思。”在接下来的教师生涯里,能教出更多的大学生成为于文峰最大的目标。

 

  “2014年,我们校有两位老师因为心脑血管病,突然走了,一位58岁,一位40岁。”谈到去世的同事,于文峰神情落寞。据他讲,他们同一届的100多名同学中,已经没了20多个了。对于经过生死洗礼的于文峰而言,生命的意义变得更加清晰透彻。“我要对得起现在的每一寸光阴,我的后半生只有两个关键词‘珍惜’和‘感恩’。”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