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双胞胎弟弟捐肾:“谁叫他是我哥呢!”

[日期:2009-01-13]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作者:记者李欣忆摄影刘陈平 [字体: ]

  西南地区首例双胞胎肾移植手术今天在华西医院举行,目前全国仅进行过两例双胞胎肾移植

  26年前,一对双胞胎兄弟出生后取名田森、田林,父母希望他们的生命像郁郁葱葱的森林一样茂盛;今天,这对兄弟将成为西南地区首例双胞胎肾移植手术的主角,弟弟田林将把自己的右肾捐给哥哥田森,让哥哥以后的生活还能葱郁。

  一样的相貌,一样的脾气,哥俩之间没有更多的言语,从小到大,他们都习惯了用内心感应来交流。在表述捐肾原因时,田林只有一句话:“谁叫他是我哥呢!”

双胞胎肾移植

  A、兄弟情深

  成全哥哥,弟弟两次“奉献”

  昨天下午2点,田林喝下一大瓶甘露醇注射液。手术前,他要强迫肚子排空,甘露醇是刺激拉肚子最简便的药。“正好让我减减肥。”田林笑着说,并开始摆弄他头上的帽子。两天前,为了方便手术,田林去理发店剃掉了让他很得意的留海前梳发型,26年来第一次剃成光头,他只能靠戴帽子来遮掩。当然这点小牺牲他认为根本不值一提,他甚至不愿意记者用“牺牲”这词,“弟兄之间哪有牺不牺牲的,全是我愿意。”

  10年前,因为家庭贫困,16岁的田林和哥哥只能有一人上大学,一人必须提前工作挑起家庭重担。两兄弟成绩都一样好,得有人站出来放弃上大学的机会。“让哥哥上大学吧,我去念中专。”田林坚定地看着父母的眼睛,宣布了他的决定。

  10年后,26岁的田林已经结婚成家,有了一个3岁小孩,在江油市农机局做农业机械培训员,教人开拖拉机,过着滋润的小日子。当哥哥得了尿毒症,需要有人捐肾给他时,又一次抉择摆在田林面前。“爸、妈,我想好了,就我捐给哥哥,我的肾和他最合适。”田林就像给哥哥上大学的机会一样,他觉得捐肾是理所当然。

  无言感动,哥哥走出了绝望

  昨天下午3点,华西医院血透室,田森接受术前最后一次透析,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田林穿着拖鞋,去血透室陪着哥哥。兄弟俩在一起没什么话,哥哥闭着眼养神,弟弟拿一本《幽默大全》看得咯咯直笑。

  田森被查出患有终末期尿毒症的时候,他比谁都清楚这个病意味着什么。从川北医学院毕业后,他到江油市长钢总医院第二医院担任内科医生,地震期间熬更守夜抢救伤员,被查出患有原发性高血压,没想到更大的噩耗还在后面,去年11月25日,华西医院诊断出他还得了尿毒症。“那一刻确实感觉很绝望,我就是医生,我知道这病太难治了。”田森说。

  换肾是延续田森生命的唯一希望。他的父母都去医院做了捐肾配型,父亲三个月前才做了胆结石手术,并且心率不齐,不符合捐肾条件,而母亲肾太小,也不符合,希望最终还是落在了弟弟田林身上。得知弟弟决定捐肾给他,田森很惊讶,他还那么年轻,捐肾对他以后的生活影响还是很大。对于弟弟的举动,田森特别感动,“我真的很感谢他,这种感谢无法用语言表达,他让我慢慢走出了绝望,终于肯面对现实。”

  B、爱情相伴瞒着母亲,女友到医院照顾

  透析室外走廊上,田森的女朋友杨敏摸着无名指上的指环,一说话眼泪就止不住。一年多前,她毕业分配到江油市长钢总医院第二医院担任护士,和田森一个科室,两人很快成了恋人。她手上的指环,和田森无名指上的是一对儿,两人逛街时花不到一百元买的,田森说,先凑合戴着,等结婚的时候还会补上钻戒。

  杨敏的家在陕西,母亲还没见过田森,只是在电话里听她说自己恋爱了,吵架了,和好了……最后一次听说,便是杨敏一直哭着,告诉了母亲田森得尿毒症的消息。疼女儿的母亲提到:“这病不是说着玩的,会拖累你一辈子。”

  “妈妈说得对,可我们一年多的感情,他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丢下他不管?”

  弟弟田林鼓励哥哥田森战胜病魔放下电话,杨敏到医院请了一个月假,来到成都陪在田森身边,用她护士的专业,无微不至地照顾男友。“我不敢给妈妈讲,我只能暂时瞒着她。”杨敏说,春节她不回家,就留在这儿陪田森。

  C、亲人担心

  弟弟会不会也患尿毒症?

  华西医院泌尿外科21床,田林的妻子谢小兰坐立不安。无数次家庭会议之后,她的丈夫田林还是决定捐肾救哥哥,谢小兰本身也有肾病,她知道捐肾之后,丈夫将不能做重体力活,将不能做拖拉机教练,家庭的收入来源将重新找寻,但她还是坚定地支持丈夫的决定。只不过,她内心还是十分担心。

  她的担心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田林在检查时查出双侧输尿管不畅,如果捐肾,会冒一定的风险;二是她担心田林也会患上尿毒症。“他们两兄弟有感应,得病都得一样的。哥哥查出患尿毒症那天,田林也狂拉肚子,我现在就怕万一田林也得了尿毒症,谁又捐肾给他?”

  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林涛说,谢小兰的担心有一定道理,因为两人是双胞胎,如果田林身上也携带有致病基因,那么他也有可能患尿毒症。但他表示,目前全国已经进行过的两例双胞胎肾移植,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林涛对术后效果非常有信心,肾移植最大的障碍是排斥反应,但同卵双生的双胞胎不存在排斥反应,“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两兄弟可以好好回家过春节了。”今天上午,西南地区首例双胞胎肾移植手术将在华西医院进行,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yujiache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乡野清风会员 发表于 2009/1/20 16:15:08
弟弟好样的!
热门评论
* 乡野清风会员 发表于 2009/1/20 16:15:08
弟弟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