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儿媳捐出近7成肝脏救助患癌症公公-亲体肝移植-中国器官移植网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图文]儿媳捐出近7成肝脏救助患癌症公公

[日期:2008-11-22]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本报记者 祁胜勇 文/图 [字体: ]
儿媳给老公公捐肝

  幸福一家人。手术后的张建霞与婆婆(左一)、儿子(左二)、公爹(右二)、丈夫(右一)在一起


  ◎核心提示

  器官移植,多是绝症患者的最后一线生机。现实中,活体的器官捐赠多发生在直系亲属之间,有父母与子女之间,有兄弟姐妹之间,有夫妻之间。可以说,每一例亲人之间的器官捐赠与移植,都饱含着无私的、感天动地的大爱。在行唐县,一位年轻的妇女为了挽救患了肝癌的公爹,毅然捐出自己69%的肝脏———儿媳妇为没有血缘关系的公爹捐器官,这在全国、甚至全世界也极为罕见。

  ■不幸降临 公爹检查出了肝癌

  最后确诊,公公得的是肝癌!这是最担心也是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一家人如五雷轰顶,感觉家里的顶梁柱要塌了。

  故事发生在行唐县城西关。在县城开小旅馆的王振龙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2004年2月,漂亮贤惠的张建霞嫁给了他家的老大王亮,小两口很恩爱,与父母弟弟一起操持着小旅馆的生意,张建霞对公公王振龙和婆婆都很孝顺,第二年又给王家添了可爱的小孙子梓奇。王振龙的奶奶还健在,五世同堂,全家和顺,说起来都让人羡慕。

  但不幸是悄悄发生的,王振龙的肝脏一直不好,2004年秋天检查出了肝硬化。建霞和全家人一直精心照顾着公公的饮食生活,吃一些保肝的药,并定期带他到医院检查。

  2007年5月开始,一家人发现王振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发暗,在小医院检查说没有大的异常,王亮和建霞不放心,拉上父亲到石家庄的大医院检查。

  先后走了石家庄、北京两地的多家医院,最后确诊,是肝癌!王振龙时年51岁,刚刚带领全家从贫困里摆脱出来,还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他如果突然撒手走了,上面的老人、老伴儿、下面的孩子将何以堪?

  一家人以泪洗面。作为长子长媳的王亮和建霞打定了主意,就是倾家荡产,也得给爸爸治病。

  建霞和王亮陪同王振龙来到北京301医院,专家对他们夫妇说,你父亲的病目前只有换肝一条路,不然……

  但哪里去找肝源?王亮、建霞夫妻俩走了几家大医院,得到的答复都是肝源奇缺。而王振龙的病情发展,已经等不及了。医生说,等不到肝源,只有亲属间将一块肝捐出来。听着医生的建议,不知咋的,建霞心里怦怦直跳。

  ■惊人决定 儿媳妇要求为公公捐肝

  建霞说:妈、爸,没事的,别人能捐,我就能捐,再说,我年轻,恢复起来也快,你们要是不同意,就是不把我当自家人。

  王家人听了医生的建议,都没有犹豫,老伴儿张淑芳第一个说,要捐,也得先捐我的。大儿子王亮说,我是老大,理应捐我的。

  但医生的话让他们失望,直系亲属血型不对也不能捐。王亮和妈妈都是A型血,而父亲是O型血。

  王家的老二王强说,我小学时查过一次说是A型,可能不准,闹不好弄错了。再查,还是A型。王振龙的几个兄弟姐妹不是血型不对,就是身体不好。

  就在一家人为肝源而绝望时,平时说话柔声细语的建霞平静而坚决地对丈夫和婆婆说,捐我的吧,我是O型血!

  婆婆张淑芳当时就掉了泪,“建霞,你有这个心我就知足了,怎么能捐你的肝?你爸你妈只有你一个闺女,梓奇还小,你要有个好歹咱家可怎么过?你父母怎么活?不行!”

  话传给了公公,公公也坚决地摇头:不行,天底下没有这样的事,宁可不治了,回家等死,也不能让儿媳妇捐肝。

  建霞劝说:妈、爸,没事的,别人能捐,我就能捐,再说,我年轻,恢复起来也快,你们要是不同意,就是不把我当自家人。我爹在,咱这一家人就是全的、团圆的,再苦也幸福。如果因为没有肝源我爹不在了,我这个当儿媳妇的能给他捐却没给他捐,我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后来,建霞先做通了丈夫王亮的工作,又一遍遍地说服了婆婆,可公公还是摇头。

  在建霞的坚持下,为公公捐肝的医疗方案定下来了,主治医生听完情况,眼圈红了,你这样的儿媳妇真是了不起,我们没遇到过一例!

  ■手术之前 医生说还可以改变决定

  医生郑重地对建霞讲,只要你有一点犹豫,还可以取消捐献计划。面对医生严峻的面色,建霞坚决地说:医生,你们放心地割吧,我就是下不了手术台也不后悔!

  为公公捐肝的手术方案定下来,建霞长出了一口气,公公这下有救了。

  手术前几天,她回了趟行唐,把儿子送到自己的亲生爹娘处,看着日益苍老的爹娘,她心里也隐隐作痛,但她没有告诉父母她要给公公捐肝的事,她只是说,要回去照料公公。

  朴实善良的爹娘一遍遍地嘱咐闺女,一定要好好伺候公公,要尽孝。

  还是瞒着爹娘吧,不然他们会担心死的,毕竟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啊。建霞脑海里闪过父母给她留下的记忆,父母都是当地孝顺出了名的人,母亲对奶奶、爷爷,父亲对姥姥、姥爷都像亲生的子女,姥爷家是本村的,建霞清楚地记得,父亲经常给瘫痪的姥爷清洗满是粪便的衣物,现在,需要自己做一个像父母那样的人了。

  从娘家走出来,回头看着风中站立的爹娘,建霞的心里突然有一股酸楚。但她又想,懂大义的爹娘,有一天知道了实情,也会理解女儿的。

  手术前,在医院的肝脏移植中心,三个主治医生把建霞叫到了接待室,让王亮出去了。医生们说,手术的方案是割掉建霞69%的肝脏,尽管手术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手术中意外情况谁也没有绝对把握排除。

  医生郑重地对建霞讲,只要你有一点犹豫,还可以取消捐献计划,我们会给你找一个理由,比如检查不合适等,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面对医生严峻的面色,建霞坚决地说:医生,你们放心地割吧,我就是下不了手术台也不后悔!

  公公那里却出现了障碍,他经常哭泣,闹着出院不治了,坚决不同意建霞捐肝,建霞一遍一遍劝他:爹,医生说了,肝脏有再生功能,过一段时间我就能长好,我都不怕,你怕啥?

  2007年6月14日8时,手术的时间到了,建霞躺到手术台上……

  漫长的、黑暗的时间过去了,她苏醒过来,感觉右肋空空的,隐隐有些疼,她的69%的肝脏已被移植到公公的身体里。

  望着丈夫感激的、关切的脸,建霞说:别担心,我没事,咱爹还好吧?

  ■割肝之后 亲娘哭哑了嗓子

  说了割肝的事,父母哭了起来,看着父母心疼的样子,建霞也不禁哭了。一夜过去,母亲哭哑了嗓子。建霞理解父母,这比老人割自己的肝还心疼呢。

  在北京住了14天医院,建霞挂着引流管(需要随时把胆汁导出体外)、弯着腰、脸色蜡黄地回到了行唐。

  不放心孩子,她让丈夫送自己去了娘家,自己的样子是瞒不住了,说了割肝的事,父母哭了起来,看着父母心疼的样子,建霞也不禁哭了。

  一夜过去,母亲哭哑了嗓子。建霞理解父母,这比老人割自己的肝还心疼呢。

  手术后恢复的日子是非常痛苦的,自家住在小旅馆的二层楼上,丈夫搀着自己上楼还艰难万分,大汗淋漓。一次去婆家,拉开楼门仿佛有千斤重;一次丈夫回身去车里拿东西,一时疏忽把一小把豆角放在建霞的手里,建霞大叫:哎呀,不行!她仿佛要被那一小把豆角压倒了。

  割了肝,整夜睡不好觉,但她咬牙忍着,对谁也不吭声。

  手术后的第二十天,再次回北京治疗,夜里建霞起来上厕所,她不愿意叫醒劳累了一天的丈夫,也不愿意打扰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的婆婆,自己挣扎着起身,不小心,导流管从胆管里脱出来,具有腐蚀性的胆汁流在腹腔里,疼痛难忍……

  医生不忍再打开她的腹腔给她做第二次手术,就从她的两根肋骨间再引了一个导管,每天往腹腔里输送大量的生理盐水,冲洗胆汁后导出。

  巨大的痛苦加在建霞柔弱的躯体上,每天她还要强作欢颜,给亲生父母报平安。

  妈妈不放心,长途跋涉来到了北京的医院,正巧遇到建霞打封闭失效,疼得满头大汗,建霞赶紧擦干净脸上的汗水,笑呵呵地对妈说:妈,我没事,好着呢,您回家吧。

  医院里的医生把建霞给公爹捐肝的事告诉了北京的几家媒体,记者们都很感动,这在全国、甚至全世界也是少见的。但建霞非常坚决地拒绝了记者们采访的要求,她的理由是,为老人尽孝,是自己的本分,不值得宣扬;更重要的是,她怕自己的亲生父母看到了详情,更心疼和担忧。

  ■目前状况 恢复健康,孝行感动家乡

  今年10月,行唐县评选“感动行唐十大孝子”,邻里和亲友把建霞的事迹传了出去,一时感动了行唐,建霞以最高票数当选,其捐肝救公爹之举在当地广为传颂。

  近日,记者在行唐县城西关“迎宾旅馆”见到了正在操劳的建霞,她轻松地对记者讲,自己的肝脏经过医院的检查,已经恢复生长到正常的大小。

  说起捐肝事,她说,我进了这个门,和丈夫感情很好,他血型不对,我替他尽孝是应该的,而且公公和婆婆对我一直当闺女看待,从来没有红过一次脸。

  婆婆在一旁怜惜地说,俺这个媳妇比亲闺女还亲。

  丈夫王亮说,父亲治病,花了不少钱,家里日子紧,建霞手术回来后一点额外的补养也不让花费。过年了,妈妈让她去买件新衣服,她说留着给俺爹治病吧,舍不得买,最后是我背着她给她买来的,人家给俺家做了这么大的牺牲,这是一点心意吧,我这一辈子都还不了建霞的大恩。

  建霞的公公王振龙目前仍在服药治疗,可以每天出门走走。建霞的肝脏在维持着老人的生命。王振龙说:媳妇救了我一命,能有这么好的儿媳妇,不知道是俺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县文明办的同志告诉记者,开始评选“十大孝子”时,建霞也不愿意配合,后来对她说,这样可以教育更多的人,带动大家孝顺父母,她才同意了。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做出了这么大的义举,建霞都觉得很平常,就从来没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yujiache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