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的力量》-亲体肝移植-中国器官移植网
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亲情的力量》

[日期:2005-11-11] 来源:CCTV.com  作者:编辑:西寻 [字体: ]

央视国际 2005年01月27日 13:52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道德观察,在安徽,有这样一对夫妻,他们带着对对方的不满和怨恨,结束了婚姻,双方都以为从此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谁也不用招惹谁,但是一个突然出现的意外,让他们永远无法摆脱掉对方,这个已经破碎的家庭里,因为他们的女儿突发怪病,一对水火难容的夫妻,又不得不共渡难关了

  解说:2000年5月1日,费广玉和往常一样陪女儿平平吃了午饭,然后让她出去玩,她怎么也没想到,此时,一场灾难已经悄悄降临。当天晚上,费广玉无意中发现女儿的腿上出现了紫色的斑点,这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平平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很重的病,差点送了命,从那时起,费广玉就一直很担心女儿的身体。第二天,她赶紧带着平平去医院做检查。

  费广玉:就到医院做了检查,一查是肝脾肿大,医生就怀疑她是乙肝。

  解说:这个结果让费广玉非常吃惊,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以后半年多时间里,她带着女儿跑了很多家医院,却一直也没有查清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而此时,平平的病却越来越严重。

  平平:每次反正就好头晕,去年就开始吐血。

  解说:这下,费广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的她特别想得到丈夫的帮助,可在半年前,她和丈夫就已经分居了。在费广玉的印象中,打从1991年和丈夫韩兵结婚,他们之间的争吵就从没有间断过。1994年,丈夫韩兵从上海打工回来,他们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激化。

  韩兵:从上海回来的时候,她讲了一句话很伤人心,她讲:你在外面快活,舒服,你在外面舒服死了,我带小孩子。

  解说:费广玉的这番话,让韩兵觉得妻子根本不了解自己在外打工挣钱的辛苦,紧接着费广玉又向韩兵唠叨钱不够花。

  韩兵:小孩喝奶粉都没有钱买,原来我从来不算账,夫妻两个算什么帐,我就算了,不对呀,我在上海打工,每个月省吃俭用把钱省下来给她,一个月最少600元钱,600元钱生活也够了,小孩在我们那边够了,喝奶粉够了,后来她把那个钱,全部借给娘家农村亲戚买那个三轮车,你卖掉不能怪我呀。

  解说:这件事情韩兵是后来通过妻子的兄弟知道的,韩兵当时有点寒心,但他想想还是忍了,1997年韩兵的父母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积攒下来4万元钱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老两口满心希望韩兵和费广玉从此可以好好过日子,谁知道,房子的事竟让他们夫妻关系更加恶劣起来。

  韩兵:我一看房产证,我看当时买81个平方米,房产证只有73个平方,她也不知道,她也不跟你讲。

  解说:韩兵觉得费广玉的做法非常过分,他一气之下,从家里搬了出去。2000年初,韩兵和妻子正式分居,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眼看女儿平平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费广玉再也忍不住,通知了已经半年没有见面的丈夫。得知女儿的病情,韩兵决定暂时放开夫妻间的矛盾,全力为女儿治病。然而,他带着母女俩跑遍了安徽省的各大医院,也没有弄清平平的病因。

  韩兵:后来到南京查,不是乙肝、丙肝、戊肝,都排除了,但也找不到原因。

  解说:2001年4月,韩兵带着费广玉和平平来到了上海医科大学医院,在焦急等待了几天后,平平的化验结果终于出来了。医生告诉他们,平平得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病。

  费广玉:纤维化,不知道什么叫纤维化,我也搞不清这是什么样的病,他们上海人就讲这个先天性的病很难治。

  解说:知道结果后,费广玉哭了很久,医生劝他们不要太着急,这个病虽然没有什么特效药,但是还有可以用药物控制的,于是忐忑不安的夫妻俩带着女儿回到了安徽,这时费广玉的一个亲戚向他推荐了萧县的一位陶医生,说他那可能有管用的偏方。

  费广玉:他讲我能有多少钱,有好长时间看,我就不管怎么着,我回去把房子卖掉,只要把她看好,三年五年我都不在乎。

  解说:陶医生开的药都很贵,每个月就需要3千多块钱,那时候费广玉和韩兵的工资加起来才一千多块钱,但他们还是咬着牙借钱给女儿买了几个月的药,谁知道再吃了一段药之后,平平的病情不但没有减轻,而且开始出现了一系列的并发症。

  费广玉: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她没有办法站起来了,两个腿都不能站了,她就哭了,妈妈,我不知道我的身体怎么搞的,我的两个腿本来挺好的,两个腿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样的。

  解说:看到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夫妻俩吓坏了,赶紧把女儿送到了医院,然而,医院也没有彻底根治的办法。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决定带平平去北京治病。

  费广玉:他一开始不太想去,但我就是不死心,不管怎么想,不管她能活多大,就是我把她病找出来。

  解说:没想到,在北京等待诊断结果的日子,竟成了一家人少见的团圆时刻,女儿平平更是把这次北京之行看成了快乐的家庭旅游。看着天真无邪的女儿,费广玉和韩兵的脸上第一次同时出现了笑容。然而,快乐总是那么短暂,医院的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和上海医院的诊断相同。但是,最让夫妻二人高兴的是,这一次医生很肯定地告诉他们,只要通过肝脏移植,平平的病就可以根治。

  费广玉:我说那个肝脏移植,从哪来肝源呢,说小孩象这种情况最好是父母亲给她。那个费用多少呢?他说有三十多万。当时头脑就空了。

  解说:30万这个数字,就像一枚重磅炸弹,顷刻间粉碎了夫妻二人所有的快乐。对于早已负债累累的夫妻二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带着女儿回家。回到安徽后,费广玉和韩兵的心情差到了极点,两个人又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韩兵:她生气了,她就骂,我跑到房子里看电视,没有理她,她就弄着铁盒顺着当啷当啷当啷,就在楼房里,别人能愿意吗。我实在气不住,就打她一个嘴巴。

  费广玉:他打了我一下,有时候还好,忍着不做声,那天一下子就跟发泄一样子,一下就打起来了。

  解说:这是韩兵结婚十年来第一次和费广玉动手,这次打架让夫妻二人把积蓄多年的怨恨全都发泄出来,费广玉也在一怒之下提出离婚。

  费广玉:他当时打了以后,当时我就气上来,这个日子没办法过了。

  解说:随后,韩兵又从家里搬了出去,当他回家看女儿的时候,费广玉把一纸离婚协议递给了他。此时的韩兵,经过再三考虑,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离婚。

  韩兵:这个字为了小孩也不能签,小孩有病,都讲我,小孩有病的时候还离婚,离婚,不了解情况,是我找离婚,说我脾气坏,我朋友知道我脾气坏,事实是她跟要离婚。

  解说:为了孩子,韩兵想找妻子好好地谈一谈,没想到,就是这次谈话,使他们的夫妻关系彻底破裂了。

  韩兵:她给了一句话,我脾气本来就坏,她这样一激我,我急了,当时我就想,我脾气很坏,我就讲,我们现在离婚。

  解说:2003年8月,也就是给女儿平平治病最关键的时候,韩兵和费广玉办理了离婚手续。女儿平平跟着妈妈生活,每个月由韩兵支付200元抚养费。离婚当天,韩兵只拿了几件衣服,就离开了这个家。

  韩兵:行了,不要财产了,主要孩子,孩子跟他住,房子给他们暂时住。

  主持人:如果没有这个女儿,韩兵和费广玉在大街上见了面,可能都不会打招呼,而让两个人倍感无奈的是,虽然他们对对方心存怨恨,对女儿的爱却是那样的相同,这下 女儿的生命就像一根线,线的两头呢,牵着早已经分开的父母,为了拯救女儿,这对昔日的夫妻,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温情渐渐出现了,那他们能否破镜重圆呢?

  解说:2004年元旦,韩兵和费广玉离婚刚四个月,女儿平平又开始吐血不止。

  费广玉:她说妈妈,我不知道喉咙里有什么东西,老是梗塞着想把它吐出来样的,我说你想吐你就吐,(结果)吐了一大口血下来。

  解说:看到女儿吐血,费广玉立时慌了手脚,惊慌中,她给韩兵打了一个电话,夫妻二人连夜把女儿送到医院抢救,医生当夜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费广玉:我当时头脑就想,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想我要不回家了,我从楼上跳下去了,我也不活了。

  解说:濒临崩溃的母亲此是更加慌了手脚,韩兵意识到,现在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给女儿做肝脏移植手术。他开始四处筹钱,就在这时,一位同情他们遭遇的医生给韩兵指了一条路。

  韩兵:他说你回头上网查看哪个地方有医院做活体的,就跟做肾样的,可以免掉一部分,我一回来就赶紧查。

  解说:当天晚上,韩兵在网上发现,安徽省省内医院以前没有做过活体肝移植手术,第二天他找到医院,说明了女儿的情况。同时表示愿意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女儿,他请求医院减免手术费用,但由于事情非常突然,医院当时并没有答复他。此时女儿平平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费广玉也准备卖掉房子给女儿筹手术费,然而,要在很短时间内弄到三十万,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在这对离异的夫妻一筹莫展时,费广玉突然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电话。

  女儿:医院里的一个医生来电话讲,假如自己提供肝脏的话,可以免费做这个手术。然后我妈妈听了就很高兴,然后又哭了。高兴的哭了。

  解说:30万手术费竟然这么快就有了着落!费广玉马上激动地通知了前夫韩兵。然而,在由谁为女儿捐肝这个问题上,他们互不相让。这时,费广玉突然向韩兵提出,两人可以签一个协议。

  费广玉:我们两个签一个协议,我要是肝脏给小孩,你照顾我半生平平安安,假如我不能用,你给她,我照顾你们两个一辈子。

  韩兵:我当时不高兴,还有点恨她,我讲我家里有姐姐有妹妹,他们都可以服侍我,不用她服侍,平时也没想占你什么便宜,签什么协议呢,我做出来为女儿也不是为你。

  解说:尽管费广玉一再要求,韩兵却始终没有在协议上签字。2004年6月初,韩兵和费广玉在安徽省立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最终确定父亲韩兵符合捐肝条件。然而,由于这次活体肝移植手术在安徽省内是第一例,所以,注定充满了未知和风险。

  费广玉:当时觉得,把肝脏拿一块出来,这好危险,当时跟我讲时候,我好担心。我想这个会不会影响她生命,他讲这个一般情况下不会影响她生命,但是也有风险。

  解说:2004年6月11日,安徽省立医院,上午八点,韩兵和平平父女两先后被推进手术室,因为这是安徽省第一例活力安移植手术,许多家媒体都赶到了手术现场。

  医生:手术当中,应该要求相当相当精细,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带来造成相当的危险。

  解说:晚上7点,在一号手术室,医生开始切除女儿平平的病肝。晚上8点30分,二号手术室,父亲韩兵的左叶肝被完全分离,有450克肝脏被切下,随后被送到一号手术室。此时此刻,想到两个和自己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亲人正在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费广玉的心也经受了一场洗礼。

  费广玉:我一直没有进出,我就支架样的靠着墙上靠着,他们带点东西我吃不下去。怎么能吃下去呢。

  解说:从上午8点到夜里12点,整个手术持续了十六个小时。韩兵的450克肝脏最终被移植到了平平体内,女儿得救了。

  手术后的第九天,刚刚清醒的平平想见见父亲,医院破例安排父亲韩兵进入重症监护室去看望女儿,那时,韩兵刚刚可以下床,而平平只能说几句话。当挂着药水瓶的父亲被推进女儿的病房时,屋子里安静极了,大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女儿和父亲激动的脸上,当父亲的手和女儿的手艰难着拉到一起的时候,浓浓的父女真请仿佛一下子充满了病房,那一刻所有人都在为妇女两人默默的祝福,随后几天里,许多电视台和报纸都报道了这次安徽省第一例活体肝移植手术,韩兵捐肝救女的父亲形象感动了整个合肥,许多人慕名给韩兵父女两送来了捐款和祝福。

  解说:在费广玉的精心呵护下,移植了父亲肝脏的平平恢复得很快,手术后,只在医院待了两个多月,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而父亲韩兵出院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父母家,现在他的身体还很虚弱,费广玉多次提出去照顾前夫,都被他婉言拒绝了,经过了场生死磨难,费广玉也意识到自己过去对韩兵有些过分,她也希望前夫能再给她一个机会,给孩子一个机会。

  费广玉:以后我想他应该还是回到这个家,就是讲,因为他后半生真想给他一个,不讲什么幸福,一个安慰,从内心讲,从这一次把肝脏给女儿后,经历这么多,我希望他回来。

  解说:面对前妻的呼唤,韩兵选择了沉默,他说自己有些事情还要想想清楚。现在,韩兵每个星期和女儿见两次面,韩兵说,这次把女儿从死亡线拉回来,他不敢再有别的奢望,惟一的心愿就是女儿能健康快乐地活着。他还说不管和前妻费广玉是否能破镜重圆,有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那就是他们对女儿的爱。

  主持人:萍萍只有十二岁,她说她非常希望,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能够重新走到一起,三个人从此再也不分开了,要是电影的话,这个故事的结局,就很可能是这样,可是生活没有电影那么简单,韩兵和费广玉能不能,再走到一块,取决于他们自己,我们都生活在复杂的现实当中,有的时候 我们也承认,离婚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但是这种解脱,只能让我们远离情感的束缚,比起那些离婚以后,把孩子当成武器,去要挟对方 去伤害对方的人,韩兵和费广玉还没有,忘记自己身上的一份责任,做父母的责任,感谢关注,我是路一鸣,明天我们继续观察。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00700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ff 发表于 2008/2/28 16:02:23
ee
热门评论
* ff 发表于 2008/2/28 16:02:23
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