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开胸验肺”者张海超完成肺移植在无锡获重生

[日期:2013-07-25] 来源: 太湖明珠网  作者: [字体: ]

    10日,在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病房,曾因“开胸验肺”引起全国关注的河南新密市工人张海超拔管了———他不再依赖各类医疗导管,进入了康复期。13天前,他的肺移植手术顺利完成,而其实早在4月张海超就来到无锡准备手术,直到6月28日才等来了肺源。为了躲开各路媒体安心治病,张海超关闭手机,而记者是这2个多月里唯一经他允许能与之交流的媒体人。张海超拔管后,记者如约再次与其相见,听他讲述手术后的心声。

 

    关注张海超移植手术

    拔管后的张海超精神好多了

    10日,当记者走近张海超所住的肺移植病房抢救室,张海超便隔着病房的透明玻璃招手示意。记者戴上口罩入病房,略一瞧就发现和前几天刚出重症监护室相比,张海超的精神明显好多了。

    “我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张海超轻声说,身上没有管子的他,每天仍需要大量输液,上午还输了人血白蛋白。不过,10日早上开始,张海超突然觉得心跳得厉害,即便躺在床上不动每分钟的心率也达到近100。原本打算下床走动的他只能放弃行走,护工还为他记录各个时间段的心率。不久,护士拿来了雾化器让他吸药化痰,感觉稍微好些了。“我现在一切感觉都好,就是心脏跳得快,背部也有点痛,希望这些症状在几天后消失。”张海超表示。

 

    医生说张海超幸亏没到“晚期”

    张海超是在6月28日12点半被推入手术室的,各项手术准备完毕后,下午3点供体到达医院,手术一直持续到当晚10点多。

    而在手术前一天6月27日中午,无锡的雨特别大,饭后张海超不顾大雨,撑着伞到街头理发店理了发,理完后还在市人民医院大门外拍了照片。“明天就要手术了,起码要在医院呆好一阵子,理个发会精神点。

 

    在张海超之前,无锡市人民医院的全国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已为多位尘肺病人做过肺移植手术,他最大的感触是,“想来做肺移植的尘肺病人多是晚期,都是到了万不得已时才选择手术,但不少人已经太晚,遗憾错失手术机会,张海超则是幸运的,还没到晚期。”陈静瑜还告诉记者,张海超的病情不算复杂,只是胸腔有粘连,最后手术是比较顺利的。

    手术加恢复几近用光赔偿款

    据了解,2009年“开胸验肺”震惊全国,事后张海超获赔61万余元,另有市镇两级政府的补贴。张海超用这些钱先还清了获赔前治疗所欠下的10多万元借款,此后几年里他继续治疗,每天都要吃药,其间住院多次,也用了不少。而这次手术加恢复,钱就花得差不多了。

 

    姐姐张海云还介绍了一个特殊情况:2009年至今,张海超一直没有工作,却买了一辆汽车,遭到很多人质疑,认为他一有钱就享受起来。其实,张海超原先就会开车,因为肺部疾病走路很累,就买了一辆很普通的车代步而已,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享受生活,现在弟弟外出已离不开车了。

 

    张海云继续介绍说,考虑到冬天时张海超病情会加重,因此这几年每年冬天她都让弟弟去南方城市小住一段时间。不过,今年冬天弟弟不打算去南方了,还是考虑费用问题,“听说手术后每天都要吃排异药,两天不吃饭没关系,不吃排异药是要命的。”因此手术后,张海超只能精打细算每一分钱。

 

    回顾手术保密过程

    首次见到他记者被要求保密

    10日是记者与张海超第5次见面,而第一次见面是在4月21日上午,当天,无锡市人民医院的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在微博中披露:最近等待肺移植,“开胸验肺”的张海超也在我院治疗。记者随即就来到医院病房,见到了等待手术的张海超。当时,张海超并不像其他病重的肺移植患者那么紧张,还躺在床上上网。不过,他的姐姐张海云提着胸腔引流瓶陪伴在一旁。张海超尘肺病灶形成后,今年初又发展为气胸,已离不开胸腔引流瓶,于是走到哪里都需要有人帮提着引流瓶。

 

    “我没你想像的那么严重吧?躺在床上也许你看不出我是一个病人。”自因“开胸验肺”闻名全国后,多次和媒介打交道的张海超敏感地知道自己面前的是记者。他表示,暂时不想报道,“你要是一报道,全国起码要来几十个记者,那我还怎么安心手术?”

 

    苦等2个多月才遇合适肺源

    在记者答应保密后,张海超打开了话匣子。“4月13日我就到了无锡。原本打算几年后才做肺移植手术,但今年年后身体明显转差,手术不得不提前了。”然而,4月份时肺源很紧张,张海超只能等待。之后,记者每到市人民医院采访都会到心肺大楼转转,看望张海超、陪他聊聊天。

 

    5月初,张海超告诉记者,准备到外面租房子等待手术。“现在还无法确定手术日期,我只能等医生的电话。”之后,张海超在市人民医院附近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由姐姐照顾他的起居。随后的1个多月中,张海超几乎每天都在租住地呆着,牵挂在老家上寄宿学校的女儿的时候,就在节假日和孩子网上视频联系。

 

    手术前一天再要求记者保密

    6月26日,张海超接到了医院电话,称28日可以手术了,让他马上住院。6月27日上午,记者再次找到了张海超,那天下着瓢泼大雨,但他心情却不错,毕竟等了近两个月,终于盼来了希望。

 

    “能不能手术当天写报道?”记者问张海超。“千万不能,我一想起今年年初在郑州住院的那段日子就害怕,一天要接待几十个记者,真恨不得有个洞让我钻下清净些。”于是,记者再次答应替他保密,而且不仅是记者为张海超保密,市人民医院也在为他保密,医院上下没有对外发布任何关于张海超手术的信息。

 

    他牵挂其他尘肺患者

 

    几年来常为病友们奔走维权

 

    “这几年,我弟弟一直为尘肺患者奔走,特别是去年很少着家,一直在外地。”张海云说,弟弟的病情原来还算稳定,可能是太累,今年年初病情加重。

 

    “张海超如今已成为全国尘肺患者的一张名片,有些为他们维权的案子幸亏有了他才有了进展。”张海超的好友、河北厚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士谦告诉记者。在张海超住院期间,张士谦因到江阴来为一名尘肺患者办案,特意来看他。据他介绍,张海超第一次帮尘肺患者维权是在2010年6月,当时四川达州一名叫肖化忠的尘肺患者因证据不足,走了不少弯路。后来开庭时张海超到场,第三天肖化忠就拿到了14.6万元赔偿。此后,张海超决定帮助更多尘肺患者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他的手机号码在网上公布,立即成了一部热线电话,全国各地的尘肺患者都会给他打电话。“我挺佩服他的,作为一名病人能做到这点真不容易。”

    若身体允许还会继续呐喊

    “做了肺移植手术,让我在几近生命绝境的时候有了重生机会。”张海超表示,之前几个同事都因尘肺病去世了,他很无奈,所以想到帮助其他更多的尘肺患者,在维权方面给予一定帮助,拿到赔偿后就能抓紧治疗,或许还能延续生命。

    张海超还说,肺移植手术费用通常在五六十万元甚至更多,且术后终身服用的排异药物费用极高。他希望以后全国能以他的赔偿标准为起点,给每一位尘肺病人一个重生机会,也让他们的家庭生活多一点点保障。手术后如果身体允许,他还会一如既往为尘肺患者群体呐喊。

 

    “开胸验肺”事件

 

    张海超,河南省新密市工人。2004年6月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先后从事过杂工、破碎、开压力机等有害工作。工作3年多后,他被北京等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由于这些医院不是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无用”,而由于企业拒开证明,他无法拿到法定诊断机构的诊断结果,同时郑州职业病防治所竟诊断其为“肺结核”,最终2009年6月他跑到郑大一附院,不顾医生劝阻,以“开胸验肺”悲壮之举为自己证明。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