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生命的接力

有人大代表呼吁为超长距离转运人体器官建立绿色通道

[日期:2015-03-0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超 [字体: ]

  从广西桂林的捐献者身体里取下双肺,再移植到江苏无锡的病人身上,完成这个过程,肺移植医生刘峰最多只有12个小时的时间。

  他所要面对的困难显而易见:桂林和无锡相距1500多公里,航班再转高速超长距离转运肺源。但为了挽救患者的生命,肺源必须要在安全时间内送达。

  今年38岁的刘峰是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的主治医师。这家医院从2002年开始进行肺移植手术,目前是国内在肺移植领域做得最好的医院。去年全国肺移植总共147例,有105例是由这家医院的医生完成的。

  1月31日晚上,刘峰接到来自桂林的电话,有一个22岁的男孩子脑死亡,家属愿意捐献器官。经过初步评估,这个年轻人的双肺符合捐献的基本要求。这成为取消死囚器官应用以来,无锡市人民医院得到的第一例脑死亡捐献肺源。

  作为医生,刘峰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往返3000多公里,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珍惜肺源。对他来说,那不仅仅是“另外一个生命的延续”。刘峰已不是第一次到桂林。据资料显示,2014年桂林市接受人体器官捐赠50例,数量居广西第一。所捐献的器官,挽救了82人的生命,让39人重见光明。

  接受肺移植的是一位61岁的女士,她从小就有支气管炎,后来得了双肺支气管扩张。她的女儿刘兰(化名)说,母亲1月8日入住医院时病情已非常严重,“躺下都会觉得胸部疼痛,只能坐着睡觉”。医生告诉她:“只有肺移植才能救命。”

  让刘兰焦虑的是,从今年1月1日开始,国家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这意味着,今后自愿捐献是器官移植的唯一渠道。把母亲送进医院后,刘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合适的肺源。

  医生告诉刘兰,合适的肺源,不仅血型要配对,还要大小适合。所以接到桂林男子愿意捐献器官的通知时,刘兰感到“妈妈真是太幸运了”。

  获得医院同意后,刘峰购买了2月1日早上6时飞往桂林的机票,还订好了当日下午5时30分,从桂林回上海浦东的机票。刘峰说:“每次出门都会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

  “各个环节是环环相扣的,希望能一切顺利,将捐献者的大爱传递到无锡这位病人身上。”在微博上,刘峰希望桂林和上海两地机场能协助他顺利将肺源送达。

  刘峰到达桂林181医院已是2月1日中午12时。他所面对的捐献病人是一个男孩,因为癫痫发作,1月30日就进入昏迷状态。31日进入脑死亡状态,靠呼吸机等维持生命体征。2月1日下午3时多,这位年轻病人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医院确定其死亡。

  在刘峰看来,这是优质的肺源。他用了半个小时取出捐献者的双肺,经过专业灌注保存处理后放入有冰水的供肺运送箱子中。肺必须要在10~12小时的冷缺血时间内移植入病人胸腔,这意味着获取的肺必须在6小时之内送到医院,然后移植团队再用5小时左右完成双肺移植。

  如果转运途中延误时间,双肺因为最终冷缺血时间长质量差就不适合移植。他要在转运途中多争取时间,给无锡的病人留出足够多的移植手术时间。可不巧的是,刘峰乘坐的FM9378航班比预计晚到了半个小时。刘峰算了一下,他到浦东机场可能要比预计晚1~2个小时。

  刘峰向东方航空公司的柜台提出求助。很快,刘峰被安排上飞机。航班上的空姐专门给他升舱至头等舱,“方便我可以第一个下飞机,还专门安排了绿色通道”。事后,本次航班的空姐告诉刘峰,东方航空公司得知刘峰的诉求后,通知全力协调,减少了飞机内部打扫时间,还申请了直飞。

  东方航空的微博介绍,经过各部门齐心协力,最终航班过站只用了20分钟便顺利起飞,航班通过直飞申请,缩短了15分钟飞行时间。2月1日晚上8时40分,航班平稳降落在浦东机场,圆满完成空中爱心接力。安排的专车早就等候在机场。

  刘峰下飞机后第一时间就给无锡的医院打去电话,而无锡市人民医院的手术室里,几名医生接到电话后开始给患者开胸切肺。刘峰说,每次取肺,都是在挂完电话之后的那一刻才感到轻松的解脱。晚上10时40分,刘峰到达医院。他在这场关乎生命接力的旅程上花了7个半小时。

  据当日手术医生叶书高介绍,患者的手术在2月2日凌晨3点30分结束,左肺冷缺血时间8小时50分,右肺冷缺血时间12小时,几乎到了能够接受的极限时间。对患者的女儿刘兰来说,那一天是一辈子中最煎熬的等待。当日,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做了一个“微博直播”,刘兰通过刷微博来了解进展。

  2月3日,刘兰见到了做完手术的母亲,“妈妈已经能躺下休息,不再感到胸口疼痛了”。2月4日,陈女士从ICU回到普通病房恢复,当她看到女儿时,笑容又重现她的脸上。刘兰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母亲健康,非常感谢远在桂林的那位小伙及家人能够捐出宝贵的器官。

  陈静瑜说,在这场爱心接力中,如果没有大家的合力帮助,估计不会那么顺利。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也准备呼吁民航及高铁、高速等部门为超长距离转运器官建立一个爱心绿色通道,国家层面建立一个长效机制。

  但并非所有转运都是顺利的。就在去年11月28日,安徽省立医院医生携河南志愿者捐献的造血干细胞欲搭乘航空航班从郑州赶赴合肥,但航空公司以“造血干细胞是液体”为由拒绝该医生登机。为抢救患者生命,该医生最终从郑州租了一辆车连夜冒雨赶往合肥,凌晨3时才赶到医院为患者移植,比原计划晚了5个多小时。

  “这是一个需要慢慢认可的过程。”刘峰呼吁,希望有更多人关注器官捐献。他所在的医院进行肺移植手术已有13年,技术相对成熟,但国内的肺源还是紧缺。此外,并不是所有捐献的器官都能用上,“一般5个捐献只有1个能用上”。

  2月4日,刘峰再次接到器官捐献的通知。当他赶到外地某医院后发现,捐献者的肺源不达标,只好放弃。而躺在医院里等待肺移植的病人,在经历漫长等待后,希望又一次落空。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