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周家致领导、老乡们的感谢信

[日期:2006-12-17] 来源:  作者:周文石 [字体: ]

尊敬的领导、老乡们:

  请允许我代表全家衷心感谢大家这么关心文定和文质的病情!我们全家深深感恩!下面我将今年以来文定病情和文质捐肝经过向全体领导、老乡简要介绍一下,以感谢领导和老乡们的深情厚意。

  二弟周文定是湖南大学财经学院硕士毕业生、长沙保险职业学院优秀教师,今年已考上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天妒英才,6月中旬却突然发病,住进湘雅医院,一周之内病情已难以控制,确诊为“暴发性重型慢性肝炎”;住院治疗三个月,做了三次人工肝(血浆置换),花费10余万元,病情并没有得到任何控制,此时黄疸高达590多,转氨酶50多,处于医学上最难治的“酶疸分离”状态。后来,我们向医师询问病情原因,可能有以下三个方面因素:一是文定在上中学时染上乙肝,没有注意保养治疗;二是近年来文定参加博士考试,过度辛苦;三是学院四面搞建筑,日夜噪音影响睡眠休息;再加上每天上课比较劳累,最后积劳成疾。

  9月份,我在北京解放军三0二医院宣传科何巍干事的帮助下,又借贷7万元将文定从长沙转院至三0二医院。在何兄的关照下,得到了医院王慧芬教授、牟劲松教授等众多医生的倾力治疗,病情在一段时间内得到一定缓解。但由于文定在长沙住院时间太长,病情最终又加剧,并被医院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书,进一步确诊为“进行性肝脏衰竭”,主任医生最终通知我们内科治疗已没有希望,只有做肝移植手术才可能保住文定性命。无策之下,我们一家人陷入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中,肝移植手术一方面费用惊人,我们家庭清贫,前期治病花费的17万元已不堪重负,后期手术费用的30多万元又不知从哪里来、怎么来;另一方面不知肝移植能有多大的存活年限,今后是不是会有很多不测因素,这两个巨大的压力如两座大山压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60多岁的父亲和刚结婚不久的弟妹多次背着我们兄弟暗自垂泪。很多医生和朋友也劝我们要量力而行,慎重考虑。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我反而变得冷静了,于是与弟妹、三弟、四弟商量,毅然决定要给文定做肝移植手术。弟妹非常贤慧,挽救丈夫生命的心情迫切,她哭着对我们和医院说:“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文定的命给捞回来,没钱我去借,借的钱五年还不了十年还,十年还不了二十年还,活着还不清死后让我儿子博成还!”我们三兄弟态度也非常坚决,也对医院说,一定要拯救文定,只要有一线希望,不管花费什么代价,都要紧紧抓住,手足之情浓于血,只要人在世界就在。

  给文定做肝移植手术的决定就这么定了下来。这个决定艰难而又痛苦,急切而又无奈,其过程充满了人间的炎凉冷暖,我们遍尝了人生的辛酸苦辣。

  10月10日,二弟在三0二又进行了一次血浆置换,此时我们通过从网上了解和外科医生交谈,得知乙肝病人进行肝移植有比较长的存活期,这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好的信息,我们对给文定做肝移植手术充满信心。一方面瞒着文定向三0二移植科挂了号,另一方面紧急向亲朋好友四处借钱筹钱。三弟文治主动拿出去年的退伍的全部安家费6万元,文治内弟段庆林支助6万元,我和四弟拿出有限的工资,弟妹连夜赶回长沙向朋友和单位借,文定高中好友谢世辉听说此事后,痛快答应借10万。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小谢答应借钱的两个小时后,其哥驾车出了车祸,撞死两人,不仅要陪50万,还要吃官司,小谢也深陷于水火,10万元只得给哥哥处理车祸。情急之中,弟妹不得已给文定的研究生同学王朝军、大学同学岳志平、高中同学向伟发了三个信息,首次告诉他们有关文定要做肝移植的情况,并向他们提出了借款的请求。令人感动的是,文定的同学都是充满爱心的好同学,他们纷纷在同学网上为文定的事发帖子,奔走相告,积极募捐。其中有一位与文定素不相识的陈桂香同学更是热心,多次打电话询问病情,并在深圳的同学会上发动捐款。我们对她表示感谢时,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全家非常感动和感激的话,她说:“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二十年前自己最可敬的母亲就是得了文定这个病而无法救治离开了人世,丧亲之痛刻骨铭心,使我一定要为得同样病的人做点什么。”还有一位叫曾红波的同学,与文定也素不相识,自己的母亲正等着做心脏搭桥手术急需钱,却给文定慷慨捐助200元。母校新邵一中的肖定东、肖卓群两位老师在学校带头捐款。与此同时,远在温州做生意的唐明先生(温州湖南商会副会长,文定同学)也连夜携10万元飞往北京,于晚上12时与周新科兄赶到医院看望文定,给了文定巨大的精神支撑。其前其后,刘建辉博士、周新科兄、刘应超主任、周乐玲老师、何旺盛兄、何应琨兄、侯治龙弟、龙焕民弟、王朝军先生等代表北京老乡和北京同学多次看望文定,给了文定坚强的精神鼓励。通过几天的时间,我们终于借到了前期做手术急需的20万。

  然而,就在我们满怀希望等待给文定做肝移植手术时,10月21日医生突然告诉我们,说文定病情两天之内急剧恶化,并可能出现肺部感染,生命的时间也许就只有几天,因为如果感染了,即使是有肝源,也不能做手术。这宛如晴天霹雳,怎么办?!!我们全家人都哭了,第一次真正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眼前的残酷现实。长期以来我一直比较坚强,但这次却是失声痛哭,那种伤心真是无以用言语表达。我们家人经过了那么多的折磨,经过了那么多的困难,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最后好不容易做出了那么艰难的决定,就在我们有了一线希望的时候,却得到了那么样一个令人无法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消息。我和家人没有一个不伤心垂泪,亲朋戚友没有一个不着急心焦,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心急如焚的感受永生难忘。

  也许是前几天同学们的无私捐助感动了文定,也许是唐明先生千里之行的雪中送炭义举给了文定巨大的精神支撑,也许是北京老乡的热情关爱激起了文定强烈的生存斗志,更或者是冥冥之中老天有眼,第二天医生又告诉我们说:经过检测,肺部虽然被感染,但通过药物控制了感染的范围和速度,如果以最快的速度换肝,还有生还的希望。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真是悲喜交加。说不尽的人生滋味,说不尽的人间真情。
紧急之下,我又召急弟妹、三弟、四弟商量解决的办法,期待早日为文定做肝移植手术。然而肝源的消息一拖再拖,没有一点准信。病人是一日不如一日,日日都是高压危险。就在这生命不能等待的等待中,10月22日,小弟文质一个人瞒着我们去了武警总医院和北大人民医院打听肝源,我和三弟也先后去了佑安医院、北大人民医院、武警医院等打听肝源。刘建辉教授更是百忙之中积极联系肝源。所有医院都告诉我们肝源告急。24日晚,小弟文质突然把我和老三拉到病房外,说:“我要捐肝给二哥!”当时,我和老三猛地一惊,不敢相信。他又说,他去武警总医院和北大人民医院问了,可以做亲体肝移植,而且对受体今后的存活率有更多的好处。文质说出自愿捐肝的四点理由:一是二哥文定这么年轻,又是高学历,人才难得,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命;二是小侄博成(文定小孩)不到两岁,需要父爱,二嫂待他又好,需要家庭;三是父亲年老,去年母亲去世打击已很大,如果今年二哥再遭不测,怕老爷子接受不了事实;四是兄弟四人情深义重,感情很深,不忍离散。听了四弟的决定,我们一家人泪流不止,一方面深感四弟的懂事、重情、重义,另一方面感到四弟做这个决定不是偶然,不是心血来潮,他的思想已相当成熟。

  经过一段时间的询问、网上查询,我们对亲体活体肝移植手术有了一定的了解,深知其风险很大,是目前世界上难度最大的手术,稍有不逊就可能导致供体和受体两人的生命之危。因此,对四弟的决定并不太赞成。后我们又多次去了几趟北大人民医院,肝移植副主任医师黄磊给我们详细讲了其中利弊,说到活体肝移植是目前救患者的唯一出路,但应认真考虑给我四弟带来的风险。我们一家人又于11月1日来到北大人民医院,在和医生交流时,老爷子主动提出要献肝(我爸、老二、老三、老四血型相同),医生说人太老了,肝脏老化,不理想;老三也提出献肝,但身体当兵时肺部受过伤,医生说献了身体会出问题。四弟态度非常坚决,舍己救兄,毅然决定献肝。北大人民医院被他的品德和精神深深打动,最终同意给老四和老二做活体肝移植手术。

  11月2日,二弟病情进一步恶化,凝血酶很差,并出现肝昏迷,情况万分危急!我们不得不接受四弟捐肝的决定,迅速在11月3日将文定转院到北大人民医院移植中心,进行全面监护;4日、5日、6日在医院为文质和文定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7日、8日,医院先后召开了三次紧急会议,讨论文质文定活体肝移植手术。8日晚,朱继业主任找我们全家谈话,说通过检查结果看,文质肝脏血管有变异,其中一支肝右动脉还派生了一支供应左肝的动脉,且血管很细、术后容易形成血栓,而且右肝有两支胆管也使胆道的手术增添了难度,风险比医院前三例的活体肝移植大很多,建议我们进一步考虑。同时,四弟决定献肝,我曾向部队如实反映。老四是现役军人、连队的“神枪手”和反恐骨干,很有发展前途,部队考虑到手术的难度和术后的高风险,为了他的安全与前途不同意其决定。在这种情况下,老四为了不给部队添麻烦决定提前退役。这就意味着老四要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一是身体上的巨大创伤和生命的不测风险;二是从此离开他热爱的部队事业和他朝夕相处七年之久的特种部队战友;三是今后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没有了保险。医生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很为难,出于爱护和关心他的角度,并不太支持老四献肝,因此如实把风险讲得明白些,希望老四放弃。但文质态度很坚决,没有任何动摇。为了及早拯救老二,他让我迅速去给他办好提前退役手续。他说:自己的一切都好说,年轻身体好,肝切了还可以长;二哥文定如果错过机会,就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另一方面他向医院表态:相信医术,相信医生;为救兄弟即便是在手术台上醒不过来,或是术后有了什么不测,也无怨无悔,无遗无憾,不枉此生。医院被四弟大义救兄深深感动,62岁的著名肝脏外科权威冷希圣教授亲自组织全体科室医生开了三次手术准备会议,对手术的施展做了最精细的准备。

  11月9日,是我们一家人最难忘最锥心最刻骨铭心的日子。文质、文定先后于下午三点和下午六点被推进了手术室,文质始终面含微笑,并在进手术室门的一刻,给我们打出了“V”的手势,同时要求我们把这个手势打给文定,表示两人的手术都会胜利顺利。那个晚上,我们全家在手术室外面等了整整24个小时,手术做了整整24个小时,德高望重的冷教授和医术精湛的朱继业教授、栗光明教授、黄磊教授以及其他医生和护士在手术台上整整忙碌了24个小时。整整24个小时,医生没眨一下眼,没有一丝懈怠。为保证文质的绝对安全,不得不将变异的右肝血管保留给左肝,因此在文定肝切下后,在吻接文质右肝动脉的过程中,因为变异血管又短又细、细得直径只有两毫米,经仔细讨论,只好利用心脏外科技术从文定的右胳膊上取下一截桡动脉进行血管搭桥。因此,手术时间之长、难度之大、技术之精,为北大人民医院历史之最!所有医生两眼熬得通红、疲惫不堪,就连平时精力充沛的黄磊教授也累倒在手术室,让我们全家感激万千。

  事后,冷教授感叹地说,这台手术,对我们全体医生的技术和意志是一种超乎寻常的考验,在当时最累最困最乏且手术矛盾冲突最大的时候,如果举刀医生稍有闪失,意志稍有动摇,情绪稍有懈怠,都会给两个人带来难以弥补的后果。

  感人肺腑的亲体肝移植手术终于成功了!11月9日,我所有的家人和亲朋戚友都在为文定和文质祈祷祝愿,我的父亲和兄弟那天晚上都由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变成了彻底的唯心主义者,我们都在默默的祈求医术以外的神的力量。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另一种精神力量的感召,11月9日正是南海观世音菩萨出世之日,托这位大慈大悲的救世主的福,我的兄弟文定和弟弟文质渡过了最为艰难危险、最为惊心动魄的手术难关。更为巧合的是11月10日,正是四弟文质26岁的生日。当他从麻醉中醒来时,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他对监护室护士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二哥怎么样?”当护士告诉他挺好、手术挺成功的时候,他笑了,很灿烂,很纯真。上午11时许,经过监护室的同意,我们为四弟买了两张生日贺卡(监护室不让带蛋糕和鲜花),写上了祝语托护士带给了他。这位手术前一直坚强而微笑的铁汉子、部队优秀的特种兵,看到我们的贺卡却失声哭了起来,泪长流不止,久久不能平静,我和在场的护士也都感动得泪流满面,无以言状。我又把周乐玲老师、新科兄、应超主任以及众多老乡发的祝福信息给了文定和文质看,难弟俩激动万分,并要我代表他们俩对全体老乡表示万分感谢!北京金融证券中心主任刘建辉、建设部中建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彭源贤、铁道部司长刘新科、中国石油大学博士生导师和长江学者肖立志、中国农业出版社副总编王本利、商务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刘景嵩、湖南岳阳市驻京办主任晏孝森、上岛咖啡丹棱店总经理彭肃、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潘灿平、北京佳特建材公司总经理刘松林、北京社教文化信息中心总经理朱大平、金润信产(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杰、上岛北京众义佳和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志军、北京雅仕龙安轻钢板材公司总经理助理段国栋、科技日报社记者刘松柏、国家工商总局刘继红、中国西霞口集团北京欣荣恒通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凌云等许多领导、学者、老乡十分关爱,并纷纷捐款献爱心;新华社名记者李斌、中国青年报编委谢湘、法制日报记者李勇、邵阳晚报总编张卫民和记者马剑敏等纷纷进行宣传报道;刘人岛教授、唐克俭主任、梁小君主任、唐章仁先生等正在北京的邵阳老乡们中开展献爱心活动,五湖四海邵阳人网站(www.syangr.com)、北京千年文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新邵县政府驻京联络处、新邵北京经济促进会联合在网上发出献爱心捐善款的倡议书,的的确确令我们全家五内感铭。另外新邵老家的领导、乡亲闻讯后给予了极度的关注,中共新邵县委书记李万千、县长董康明、县委宣传部长刘爱民作出指示号召新邵人民献爱心捐款,由县人防办主任、超越人才协会会长石争光具体负责募捐;原县财政局长李球、县商务局局长谢跃东和副局长蒋命贤、县民政局局长石良华和副局长唐热情、县教育局副局长唐孝长、县委机要科科长周继松、罗伯长局长等领导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

  现在,我的两位难兄难弟,托医院的福,托领导和乡亲的福,托众多亲朋戚友和各位同学的福,他们俩恢复得很快。是您们的爱心让他俩得到了精神上的最大慰藉,是您们的爱心让文定战胜了病魔和死神。

  各位领导,各位老乡,今天我含着热泪写完这些文字,没有经过任何的组合,我想表达的就是我们兄弟永远牢记领导、老乡们的恩情,永远感恩大家的关心与帮助!你们太好了,太热心了!文定、文质今年遭此磨难是不幸的,但却永远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得到了领导、老乡们最真诚的关爱!我代表全家再一次衷心感谢各位领导、老乡!
                                                    
                            周文石
                           2006-11-12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00700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