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董家鸿谈肝癌防治和肝移植最新进展

[日期:2008-07-08]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字体: ]

    人民网讯 记者王鹏报道:人民网健康频道从本月起将举办“2007癌症防治系列访谈”,其间将邀请多位国际国内在癌症防治方面卓有成就的院士、权威专家和知名宣传与康复人士做客人民网健康访谈,为广大网友解读国际医学界癌症防治的最新进展,欢迎关注。
   
    4月24日(周二)10:50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肝胆外科研究所所长、西南肝胆外科医院院长董家鸿教授做客人民网,谈我国肝癌防治和肝移植最新进展。


    专家简介:
   
    董家鸿,师从著名肝胆外科专家黄志强院士,现任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兼任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肝胆外科研究所所长、西南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国家重点学科第三军医大学普外科学术带头人。兼任中华医学会胆道外科学组主任委员、国际肝胆胰外科协会中国分会副主席、全军肝胆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外科学会常委、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常委、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委员等。

    从事肝胆胰外科20余年来,在肝癌、肝胆管结石、损伤性胆管狭窄、胆管癌、胰腺癌以及终末期肝胆病的外科治疗方面有较高学术造诣,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他创用了多种肝胆外科新术式,带领所在医院的肝移植团队完成了临床肝移植450例,成功开展了成人间活体部分肝移植和劈离式肝移植,取得了肝移植后1年存活率90%和5年存活率71%的良好效果,在移植后胆道并发症的防治和处理以及重型肝炎肝移植方面形成尤为突出的技术优势。与此同时,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全肝血液转流及冷灌注下的离体肝切除术,填补了我国肝脏外科领域内的一项空白,为提高进展期肝癌的手术切除率及外科治疗效果开辟了新途径。

    乙肝和肝癌有多大关系

    主持人:老百姓有一种俗称“肝癌是癌中之王”,您听过这种说法吗,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说法?

    董家鸿:我们经常听到,确实有人把肝癌认为是癌中之王,一个是因为发病率确实很高,现在的发病率在我们国家是在第三位。同时肝癌的死亡率比较高,因为发现比较晚,所以死亡率很高,又被称为是癌症的第二杀手。就是癌症在死亡病例当中肝癌占第二位。

    主持人:第一位是什么?

    董家鸿:男性应该是肺癌。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发病率高,有没有好发的年龄和人群?什么样的人容易得这个病?

    董家鸿:一般是青壮年。最小的现在也很小,最小的儿童时期也可以发病。

    主持人:这个我们很少听到,一般老年人或者中年人得的多一点。

    董家鸿:我治过的最小的病人好象是7岁。

    主持人:是男孩还是女孩?

    董家鸿:男孩。

    主持人:是不是男性得这个病比女性多?

    董家鸿:对。而且男性得这个病预后比女性差。

    主持人:每当谈一种疾病的时候,大家很关心的一个是治疗,一个是得病的原因。既然肝癌得病的人这么多,治疗起来也很困难,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疾病的发生呢?

    董家鸿:肝癌现在最主要的原因是乙肝,因为我们国家是乙肝的大国,乙肝病毒感染者占人口的十分之一,所以我们国家有一亿多乙肝病人或者病毒携带者,这些病人肝癌的发病率比普通人群高上千倍,所以说从肝癌的病人来看,80%以上都是曾经感染过乙肝的病人。

    主持人:是不是携带者一定会得肝癌?

    董家鸿:不是,乙肝病人是肝癌高危人群,并不是每个人最终都会发展成肝癌。

    主持人:对现在肝炎的病人,或者是没有发病的,健康携带者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因为有好多网友留言说他是携带者,每天担心是不是十年之后会死于肝癌,可能会造成精神压力,也可能会得别的病。

    董家鸿:这没必要。因为乙肝确实是我们国家发病率太高的病了,因为得了乙肝而对自己的人生、前途忧心忡忡是没有必要的,关键是我们要正确的认识肝炎和乙肝的发病过程,要有健康的知识,经常性进行医疗和保健,这样就可以了解自己的肝病到底是什么状态,可以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效果是比较好的。

    肝癌的高危人群,乙肝携带者也好,慢性肝炎病人也好,每三个月至少要做一次对肝脏的健康检查,包括肝功能的检查,像B超、CT的检查、钾钛蛋白的检查,这就可以了解肝病到了什么状态,有没有肝硬化,定期检查的话,即使有癌变也可以发现早期发现,在小肝癌的时候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效果是很好的。

    肝癌怎样才能被早期发现

    主持人:在我们印象当中,无论是肝癌还是肺癌,这种恶性的癌症发现之后很多人都是晚期了。

    董家鸿:对。因为肝癌本身病程来看的话,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得了以后马上飞速发展,很快就致命的,其实它是缓慢生长的,是病程相对比较长的肿瘤。

    主持人:为什么很多人查出来是肝癌,可能过几个月这个人就去世了。

    董家鸿:因为肝癌本身是起病很隐秘的一种肿瘤,因为肝脏功能很强大,肿瘤要把肝脏侵犯到只剩下肝脏的五分之一以上才会出现症状,这要经过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主持人:出现症状之后一般才会去检查,有些人可能出现了症状开始也不会去检查。

    董家鸿:对,肿瘤长得很大了,出现疼痛状况了,这都是比较晚期的。所以要经常定期检查,发现早期肝癌,那个治疗效果很好。比如检查肝功能,针对乙肝的标志物。再就是超生,必要的时候CT检查,钾钛蛋白。

    肝癌目前有哪些治疗方法

    主持人:刚才说的是检查,如果发现了之后,最新的手段在我们国家是怎么治疗这个病?

    董家鸿:现在肝癌的治疗手段很多,过去提到肝癌治疗是肝切除,很单一。80年代以后有很多新的手段用于肝癌的治疗,比如肝移植,还有肝脏局部的消融治疗,这都是称为肝癌治疗的方法。所以现在肝癌在当代也可以叫肝移植的时代,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主持人:您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这几种?因为我们不是很清楚。

    董家鸿:肝切除是局部的治疗方法,就是连同肿瘤周围的一部分肝组织切除掉的方法。主要适用于局灶的肿瘤,肿瘤局限在肝脏的某一个干叶、或者某一个肝段,或者几个肝段,用外科方法能够把它切除掉的这类病人。同时要求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条件,做肝切除必须是肝功能良好的,否则把肝脏切掉一块剩下的肝脏不够用了,病人术后就出现肝功能衰竭,也就是说肝功能代偿良好的、肝硬化轻的病人可以选择肝切除。

    另外一种是肝移植,肝移植是一种新的治疗手段,80年代以后随着外科技术的进步,还有有效免疫抑制剂的运用,这方面已经成熟了,是中后期肝病的常规治疗方法。过去用外科不能切除的肝癌,现在严格选择病例肝移植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适应症主要是没有肝外转移的肿瘤,不管肝癌多大,只要没有出现肝外转移,这种肿瘤就可以做肝移植。欧洲、美国有很严格的标准,要选择比较早期的病人,进展期比较晚的病人可能术后有复发的可能性。

    但是我们国家现在因为很多病人发现的时候都是进展期的,不能够用切除来治疗,或者是有比较严重的肝硬化,这样病人都可以考虑肝移植。但有一个前提条件,要确认没有肝外转移,临床上现在很难判断一个肝癌病人到底有没有肝外转移,现在有两个指标:一个是影像学检查,像CT、B超明确发现,有肺外骨转移的是不能做的;第二,有大的血管被侵犯,像肝脏大的血管被侵犯,这种病人肝外转移可能性很高。

    消融治疗是通过物理的方法,在肝脏的局部产生,把肿瘤破坏掉,叫热消融,方法很多,有射频、微波等等,共同的原理都是局部产热,把肿瘤原位灭活。严格选择的病例,肿瘤体积比较小的时候用这种方法可以达到和外科切除相似的方法,大的肿瘤这种方法通常只能有姑息的效果,会破坏肿瘤,延缓肿瘤的进程。

    还有放疗、化疗,现在新的化疗技术对肝癌的治疗应该值得重视。化疗在目前还没有有效的针对肝癌的治疗方案,现在全世界都在积极研究探索之中。

    主持人:在我们国家目前的治疗人群当中,哪一个是比较主要的方法?还是一般都是综合采用?

    董家鸿:应该说现在是一种系统化治疗的理念了,就是根据病人的病程时期,根据肿瘤的大小数字,我有没有肝外转移,同时根据肝脏功能的情况,有没有肝硬化,还有病人的经济条件、社会资源等等,和这些都有关系,根据这些来选择适合每个病人的最佳治疗方案,所以我们又叫做个体化的治疗。

    当前选择最多的可能还是肝切除,尽管病人确诊的时候大部分已经失去了手术时期,但主要的手段还是肝切除。其次是肝移植,另外是射频消融和微波消融的方法。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主要的还是肝脏切除?有网友给我们留言:他听到两种说法,第一种肝是不能切的,第二种他听有的媒体宣传,肝切除了之后还会长,捐献给某个人一部分,还会长到原来的功能,这都是老百姓的说法。您作为专家给我们讲一下?

    董家鸿:这个问题很重要,我解释一下。肝脏有两种很特别的功能:一种叫代偿功能,一个是再生功能。所谓代偿功能,一个正常的成人肝脏1000―1500克,一般生理情况下不需要那么大的肝脏,只需要五分之一的肝脏就足够维持正常的生命系统了,五分之四是备用的,只有身体在受到剧烈身体挑战的时候,肝脏才会加速工作。

    所以健康人的肝脏如果切除掉五分之四,剩下的五分之一通常都能够带上整个的生命活动。再生的能力,就是肝脏切除一部分以后,正常的肝脏可以通过再生的方法恢复到原来正常的体积。比如您的肝脏为一千克,做手术切掉了500克,大概三个月左右基本又能恢复到一千克。正是因为肝脏有这样两个重要的功能特点,所以肝脏的肿瘤是可以做切除的,肝脏也是可以做切除的。代偿能力也好、再生能力也好,取决于肝脏是不是健康的,对肝癌的病人来说,除了肝癌,肝癌以外的肝组织是不是健康的,如果肝癌以外的肝组织有严重的肝硬化,这种情况要做切除,代偿能力和再生能力都会下降,这种病人要慎重,不是不可以切,也是可以切的。这种情况切除的量就有限制了,就不能切五分之四,可能只能切到50%或者更小的肝脏。

    主持人:如果像您说的,肝脏切了之后还会长,那么我们为什么治疗肝癌死亡率会这么高?而且老百姓这么恐惧?

    董家鸿:这有两个情况:一,这和肝癌的生物学特征是有关系的,肝癌有两个生物学特征,一个是容易侵犯血管,导致肝内的转移。同时还有一个特征,他通过侵犯血管导致肝外的转移,这是转移性特征。另外一个特征,肝癌经常合并有肝硬化,我们国家的乙肝病人当中,包括我们的301医院和重庆西南肝胆外科医院,这两个医院里面80%以上的病人都合并有乙肝和肝硬化,因为肝硬化使各种治疗手段的选择和应用受到了很大限制,像我刚才说的肝切除,肝硬化的病人肝功能是失代偿的话不能做肝切除。即使肝硬化病人肝功能还是代偿状态,病人耐受的肝切除量也下降了。因为肝硬化病人代偿功能和再生能力都低下,所以很多方面都受到限制,很多病人确诊的时间就不能做手术了,任何方法都不能接受。

    除了肝硬化的病人,对化疗药物、放疗的耐受性也很差,很多病人确诊的时候能够选择这个方法。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肝细胞有复发转移的特性,尽管一个肿瘤做手术切除了,但是切除以后残余的肝脏里面五年以内肝癌的复发率很高,要完全重新长出来,肝癌多中心发生,在肝脏里面的每一个部位,只要有乙肝病毒感染了都可能长癌,这个地方肿切掉了,但在其他地方又长出来,根据国际治疗和我们的经验,肝癌根治性切除以后,复发率60%―80%,大部分面临这样的困扰,所以说效果有很大的限制。

    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选择,我们现在是系统化、多元化治疗的时代,比如肝切除以后复发了怎么考虑再切除,或者用射频消融的方法,介入的方法来治疗,还是可以取得好的效果的。关键的关键还是要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对个体病例来讲和群体病例来讲这都是根本途径。

    主持人: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肝癌的病程有多长?是不是被发现的很多年前就开始长了?
 
    董家鸿:过去我们不认识肝癌,包括医学对肝癌的自然病程都不认识,认为一个肝癌大概是三个月到半年,这是很悲观的。我们临床确诊的病例都是进展期、中晚期的病例,中晚期的大概是三到六个月,但大部分人来讲的话是一到两年。因为很难确认什么时候发生的肿瘤,自然病程很难精确确定。从临床来看,有的病人确实有很长的时间,我遇到过很多离的病人,肝脏上面有乙肝,发现有小的占位,也就是肿块,我们跟踪、随访他,刚开始他并不像肿瘤的表现,这种肿块可以静止两年、三年,没有变化,到了第四年突然长大了。我们就推测,这个节节可能在两年前已经是癌了,只不过长得很缓慢。

    主持人:慢到我们还没有发觉它长。

    董家鸿:对。癌细胞内部在变。

    主持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早期发现确实是很困难的事,虽然有这个想法,但实际做起来很困难。

    董家鸿:一个是高危人群自己要重视,另外有这种占位的病变一定要搞清楚。现在手段也多了,像过去发现肝脏占位的话可以用多种手段来进行分析,还可以做穿刺、活检,现在的话还是容易早期确诊的,尤其是小的肝癌。

    主持人:这里有一个病人的心理问题,比如他没有症状,或者不是高危人群,但如果发现他有占位,做活检,可能不愿意接受。

    董家鸿:对,并不是所有的肝脏上长东西都需要做活检,但我们用其他无创的方法不能排除是肝癌恶性肿瘤的时候,我们就强烈建议病人做活检。

     注意哪些问题才能预防肝癌

    主持人:不管是治疗手段有多么先进,人都有一个希望,就是我不得病。在预防上,比如生活习惯上,还有作息、饮食上我们可以做什么可以减少疾病的发生?

    董家鸿:我刚才说到,乙肝是肝癌最重要的原因,所以预防乙肝是最重要的。现在我们国家很多地方都接种了乙肝疫苗,尤其是新生儿,这是非常好的方法。有例子显示通过接种乙肝疫苗计划,乙肝发病率大幅度下降,所以肝癌的发病率在未来也会大幅度下降。有条件的人我想应该在早期,在新生儿期或者儿童期接种乙肝疫苗。

    当然,成年人感染乙肝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有条件的话也不妨做乙肝疫苗的接种,预防乙肝发生,这是最关键的,如果能防止乙肝,肝癌的发生可能性就很小了。这是一个。

    第二,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喝酒对肝脏是有严重损害的,酒精性肝病也是一个高危因素,仅次于乙肝的高危因素。生活中注意饮食健康很重要,不要吃霉变的食品,比如霉变的食品、花生里面有黄曲霉素,黄曲霉素这也是致癌的高危因素。比如曾经在我国启东市肝癌非常高发,科研人员就发现,和食物的黄曲霉素是高度相关的。

    同时,饮食当中现在有很多罐装食品、放置时间长的食品我个人是不吃的,我很少吃罐装食品和罐装饮料,我还是觉得应该吃新鲜的食品,比如蔬菜、水果。另外就是健身,我觉得有计划的健身对提高机体对于各种疾病的抵御能力,包括肿瘤的抵御能力都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饮酒,饮酒怎么判断是合适的量?还是最好一点不要喝?

    董家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其实少量饮酒对人体是有利的,比如对心血管,我相信少量饮酒对肝脏也有好处。但是酒量的问题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人而异,和肝脏的代谢能力非常有关系,有的人天生就能喝酒,多喝一点可能也不至于对肝脏造成损害。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老年人,他家里面过去是酿酒的,他从小时候就喝酒,一天三吨,一天一斤,他喝到80岁,肝脏检查的时候肝功能正常,对酒精的代谢能力特别强。

    但总的来讲,对大多数人来讲的话,过量的饮酒还是有损身体健康的,特别是肝脏的损害。一般的人可能一天一到二两酒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但是对于乙肝的病人,要绝对禁酒,这点要特别强调。很多病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我们非常痛心,已经知道是乙肝,而且有肝硬化,不知道酒精对肝脏有这么严重的损害作用,经常喝酒,最终都是以肝癌,或者死于严重的肝硬化,成为一个伤残的病人。

    主持人:在流行病学上有没有这方面的调查,喝酒和肝癌之间的关系?

    董家鸿:有。我们国家缺乏这样的调查,这在欧美国家是有的。酒精导致酒精肝硬化,这是有一定关系的。

    哪些肝癌病人要用肝移植治疗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的是肝部肿瘤,刚才您提到现在很多患者都当成最后的办法是肝移植,因为最开始如果有别的办法的话一般不太愿意接受肝移植,可能是因为费用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排异。现在我们国家肝移植发展的水平到了什么样的阶段?

    董家鸿: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也很有兴趣。肝移植我们国家的起步要落后于西方国家,肝移植的观念和技术发展最快的是在美国,以后迅速在欧洲、全球推广开来,现在世界范围内肝移植已经成为治疗中末期肝病唯一有效的手段,我们对那些用常规手段方法不能治疗的肝癌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择。我们国家肝移植最早探索的阶段是从70年代开始,老前辈们探索了肝移植的方法,但是那时候受各种条件的限制,效果并不好。真正我们国家肝移植的蓬勃开展是从90年代以后,我们一批从海外留学归来的专家把国外的经验引进到国内,并且创新发展,推动了我国肝移植的发展。

    我们国家的肝移植的发展,现在我们肝脏移植就技术层面来讲和国际接轨了,有一些技术水平好的中心里面,手术的成功率已经和国际上完全相近,甚至超过国际的最好水平。但是我们总体上和国际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因素很多,包括病例的选择、供体、病人的健康理念、病人对术后长期随访管理的依从性,还有政策、法规、管理方面,我们和西方也有一定的差距,种种原因使我们的总体效果和西方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肝移植是治疗肝癌最好的选择,因为肝移植是完全切除肝脏肿瘤,肝脏所有的肿瘤都切除到了,不会残留,因为其他的方法只能是局部治疗,其他地方如果有一些隐秘的转移的话未必能够全部清楚掉。第二,肝移植还切除了病变的肝脏,病变的肝脏就是滋生肿瘤的土壤了,肝移植治疗肝癌应该说是最好的方法。但是,它的效果也受病例选择的限制,晚期已经出现肝外转移的效果就不好,在免疫抑制剂的作用下肿瘤会快速发展,以后更长。有一部分移植以后大的进展性的肝癌,虽然我们在影像学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有肝外的转移灶,但微小的、隐秘的转移灶肿瘤在肝外肯定有了,这种肿瘤的肝脏移植以后,隐秘的转移灶也会发展起来成为新的病灶,导致病人的预后。但是没有肝外转移的,特别是早期的肝脏合并肝硬化,用其他的治疗方法效果不好的话,肝移植是唯一的也是最理想的选择。

    现在有争议,对于一个肝功能好的、可以切除的肝癌,是选择肝移植还是选择肝切除,这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看法。我曾经和欧美的一些著名专家讨论,日本的、美国的、法国的专家讨论,他们认为,即使是可以切除的肝癌,认为首选的方法是肝移植。我们国家的情况可能有些差别,我们国家的肝癌和西方的肝癌并不一样,西方的肝癌主要是丙肝基础上发生的,我们是在乙肝基础上发生的,乙肝基础上发生的肝癌肝功能往往好,比丙肝的肝癌肝功能要好,肝癌的多中心发生,这种比例是不是要比丙肝低一点,这种倾向性低一点,不确切。所以我们国家目前多数的专家认为,对于肝癌来说,如果肝功能是代偿状态良好的,可以切除的话应该首先肝切除,其次才是肝移植。

    当然这种应用还受制于病人的经济条件,肝癌治疗有很多没有进入医保,肝移植是一笔很昂贵的费用,所以说很多家庭、病人是很难支付肝移植昂贵的费用的,所以只能选择其他的方法,这与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医疗保健的进一步改进相关。

    主持人:如果做肝切除的话需要几万元?

    董家鸿:不同的医院不一样,像三甲的省立医院,一个肝癌平均下来在2―3万。

    主持人:如果肝移植可能就是10倍的价钱?

    董家鸿:肝移植差不多在20万。

    主持人:肝移植有没有进医保?

    董家鸿:很多省市已经进医保了。北京、浙江、重庆这些地方都已经进了医保了。

    主持人:是不是还有一个后续费用的问题?比如是不是有抗排异的问题?

    董家鸿:对,排异对每一个移植病人来说,需要终身服用,除了少数病人已经完全没有了,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来检测他是不是移植后的受体已经被肝脏完全接受了。临床来看,现在还不可能提出一个主要的测验计划。

    主持人:服药的费用还要多少?

    董家鸿:前一两个月的病人一个是免疫抑制剂,还有一个是乙肝的复发预防抗病毒药,一年五万到十万之间。

    主持人:这可能是一笔比较大的费用。

    董家鸿:对,但总的来说我们中国的费用要比欧洲、美国便宜很多,大概相差十倍。

    主持人:欧美是我们的10倍?

    董家鸿:对。美国现在是全球第一肝脏移植大国,中国是第二。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我们人口多呢?

    董家鸿:对,我们人口多。美国的人口是2亿,我们是13亿多,我们肝病病人比美国更多,只不过我们能够利用的供体没有美国那么多,如果我们有更多供体能利用的话,我们的肝移植病人应该是世界上最多的国家。

    主持人:今天董家鸿教授在凌晨五点种的时候刚刚做完手术就来到我们的直播现场,给广大网友解答肝癌、肝移植方面的问题,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如果大家有问题可以给健康频道留言,我们会请董家鸿主任做解答。最后请董家鸿主任跟大家说几句话。

    董家鸿:肝癌确实是严重威胁国民健康的重大疾病,但是肝癌也不像过去那样引起大家谈癌色变,对肝癌高危人群,特别是乙肝病毒感染的,相关肝病的病人,大家一定要有充分的健康知识,关键是避免损害肝脏的各种因素,比如喝酒,积极进行肝病方面的治疗,定期检查,这样早期发现,治疗肿瘤的效果也是理想的。最后祝各位网友健康、快乐、幸福。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水长天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