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18年,他为病妻撑起一片天

[日期:2014-11-01] 来源: 华龙网-重庆日报  作者: [字体: ]

 

     10月13日,唐加菊走出重医附一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哎,终于出院了!”

  此时此刻,她既为自己的病情有所好转而高兴,更为多年来一直拖累丈夫而感到愧疚。


  10月1日,唐加菊因肝移植手术后的排异反应,又一次住进了重医附一院。为了照顾她,她的丈夫——涪陵卷烟厂职工尹向东三天两头地往返于涪陵和主城区之间,忙碌而劳累,但却毫无怨言。

  永不放弃

  这一切得从19年前说起。

  尹向东出生在涪陵一个普通的家庭,1995年他与唐加菊结婚。2年后,唐加菊被查出患有乙肝。尹向东四处求医,但唐加菊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

  2002年11月,唐加菊的病情发展至肝硬化,并引发了极度乏力、腹胀、呕吐等肝衰竭症状。这个时候,他们的儿子才6岁,刚上小学。尹向东又当爹又当妈,一个人承担了照顾妻儿的重担。

  到了2009年下半年,唐加菊出现了腹痛剧烈、吐血的症状。医生悄悄告诉尹向东,唐加菊最多还有5年时间。

  虽说早就有心理准备,尹向东仍然不能接受这个噩耗,背着妻子一个人偷偷掉眼泪。

  从那时起,唐加菊几乎每个月要住一次院。而且每一次都会出现剧烈腹痛、吐血等危及生命的症状。

  由于不堪病痛折磨,又觉得浪费钱,唐加菊不止一次流露出了“干脆早点去死”的想法。尹向东强忍着内心的伤痛,笑着开导妻子:“现在医学越来越发达,连癌症都能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急寻救星

  近几年来,为了治好妻子的病,只要听到哪里能治疗肝病,尹向东就会带着妻子去求医。

  2013年11月,听人说石家庄某医院可以用干细胞移植方法治疗肝衰竭,尹向东立刻带着妻子前去求医。可最后,他花了6万多元,还是失望而归。

  今年4月中旬,病情愈加严重的唐加菊被西南医院医生判定:如果不及时进行肝移植手术,恐怕熬不过2个月。

  拿到这份“死亡通知书”,尹向东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为妻子做肝移植手术。可是,他接连跑了重庆和四川的多家大医院,均被告知:肝源非常紧张,要等上好几个月才行。

  5月初,正当尹向东万般无奈之际,西南医院一位教授被他拯救妻子的决心所感动,向他推荐了浙大附一院院长、我国知名的肝胆外科专家郑树森

  5月7日,尹向东带着孱弱的唐加菊,踏上前往杭州的列车。他憧憬着这次杭州之行能够出现奇迹。

  在浙大附一院,郑树森确认,尽快换肝是唐加菊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但他同时告诉尹向东,换肝的手术费用及术后的治疗费用,将高达60万元以上。

  尹向东毫不犹豫地请求郑树森以最快的速度安排手术。几天后,他回到涪陵,以30多万元的超低价格,甩卖了自家100多平方米的住房,并向亲朋好友借了20万元。

  5月23日,苦苦等待了半个多月的唐加菊,终于等到了一颗可供移植的肝脏。当天,医生成功为她做了换肝手术。


  相扶到老


  然而,命运似乎总喜欢捉弄这对深情相爱的苦命鸳鸯。

  6月底,唐加菊出院后回到涪陵仅仅10多天,就出现了头晕、乏力、腹胀等术后排异反应症状。不得已,尹向东再次带着她前往浙大附一院,直到8月初才出院。

  此后,由于多项肝功能指标严重超标,唐家菊又以每月1次的频率,连续在重医附一院住了3次院。目前,唐加菊虽然肝功能指标正常了,但是白细胞和血小板指标却大大低于正常值,稍不留意就会感染发烧。

  “医生说,她还没有度过肝移植手术后的排异难关!”尹向东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花费多少钱,他都要给妻子找最好的医院和医生,并细心照顾她。

  自1997年以来,由于唐加菊治病花费了上百万元,尹向东已欠下了数十万元债务。在接下来的四五年时间里,唐加菊每月的后续治疗费用还将高达近万元。而他们正在读高中的儿子,每年的教育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面对这两方面的巨大压力,尹向东一点儿不后悔。他说,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他都将陪着妻子一直走下去,相扶到老。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