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7岁男童患脑癌去世 尿毒症妈妈获捐肾出院[图]

[日期:2014-05-07]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胡梦 [字体: ]

妈妈周璐恢复良好昨日出院,这一场生命的接力顺利完成

 

  7岁的荆州男孩陈孝天不幸患上脑癌,更不幸的是,妈妈周璐也在此前被查出尿毒症。今年4月2日,7岁的陈孝天夭折,他的一颗肾移植给了妈妈,同时他的另一个肾和肝也移植给了两位患者(本报曾连续报道)。28天后,周璐闯过了难关,恢复健康,顺利出院。

  先天不足的小肾脏

  4月2日清晨,小孝天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天,他的左肾就移植给了妈妈,右肾和肝也移植给了另外两位素不相识的患者。

  移植手术后6天,周璐都在重症监护室,同时承受术后身体的痛苦和丧子之痛。

  “每天送进去的饭菜都几乎是原封不动地递出来了。”周璐的妈妈王厚林那段时间非常担心女儿,听到从监护室出来的病友说,周璐每天都在哭,王厚林害怕女儿挺不过去,每天打几次电话,“孝天那么想救你,你要养好自己保护好他” 。

  术后周璐的排尿情况一直不好,很快医生找到了根源:孝天的左肾输尿管有些先天畸形,导致排尿不畅,9日,周璐又接受了一次小手术,安装了支架起到支撑和引流的作用。做完手术后,周璐还跟母亲感叹:“幸亏孝天这个有点问题的肾是给了我,如果给了别人,别人又多了一次麻烦。”

  同济医院器官移植外科陈知水教授介绍,移植哪一个肾并不是人为选择,当时孝天的左肾通过计算机系统分配给了他妈妈,右肾则分配给了另一名患者。

  慢慢长大的小肾脏

  “孝天的肾本来只有7.5×4公分,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慢慢长成了现在的10×5公分,已经接近成人正常的大小了。”陈知水说,这证明周璐的恢复情况不错。经过各项检查,周璐的肾功能也几乎达到了正常水平,并没有出现排斥现象。

  昨日,她的主管医生陈刚一再将出院后服药、复查等相关注意事项交代叮嘱,让周璐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你现在只有39公斤,回去之后要好好吃饭。”陈刚说。出院后周璐还需要定期复查。

  “早日康复、好好生活。”在病床前,医护人员拿来彩色的纸让周璐许愿,写下愿望后折成千纸鹤放进许愿瓶,护士们也将自己的祝福写在为周璐折了一瓶的千纸鹤上,希望她今后幸福快乐。“带着你的肾,我们永远在一起。”周璐看着挂在病房的纸鹤,轻言几句,看着大家给她的祝福,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想你的时候就会摸摸肾”

  “我现在的感觉和当时怀孝天的时候很像。”说起儿子,周璐流下了眼泪。手术结束后,周璐下意识摸了摸肚子,感觉孩子又回到了她的身体里。每当思念儿子的时候她都会摸着肾的地方。

  周璐在病床上躺了接近20天,无论妈妈端来多么可口的饭菜,她都没有胃口。王厚林看着女儿十分着急,总是劝她,“为了孩子也要多吃一点,孝天的肾还在你身上。”每当这时,周璐都会多吃几口。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周璐常常陷入沉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孝天的模样几乎天天入梦,“梦到他上学的样子,梦到他戴着军帽的样子,梦到他对着我笑。”周璐的笑容很少,只在回忆起儿子时才会露出笑容。回到现实中,她就安慰自己,正在经历一场永久的怀孕,不同的是,以前孩子会出来,而现在,她将永远和孩子在一起,无论走到哪里。

  王厚林说,今后周璐会和她一起生活,并回到原单位工作,她只想好好照顾这个独生女儿,而她和女儿一样,也感觉外孙并没有走远。

  对话周璐

  不会再要孩子,只想和孝天在一起

  长江商报:现在和患病时相比,身体变化大吗?

  周璐:还是比较大的,现在身体比以前好多了,吃饭、睡眠都比以前好很多。

  长江商报:出院后首先是养好身体,此外,还会有什么打算?

  周璐:我一定会尽力恢复身体的,单位对我很好,我会回去继续工作,因为是在公交集团做后勤,不算辛苦,我可以做得来。

  长江商报:之前你说想捐献器官,现在仍然这么想吗?

  周璐:是的,我还是这么想,如果我的器官可以救人,我想回报社会,帮助别人。回去以后,我就会去了解程序。

  长江商报:你已经通过医院向荆州的红十字会申请做一个志愿者吗?

  周璐:对啊,这是我的心愿,以后的业余时间,我都愿意去做这个工作,很有意义,但我要从基础的知识开始学起,希望通过我的经历去说服更多的人接受捐献器官这件事。

  长江商报:今后你还会想生育一个孩子来弥补现在的缺憾吗?

  周璐:(摇头)不会了,身体不允许,我也不想了,只想和孝天在一起。

  追踪

  回家后仍将有

  心理辅导小组保持联系

  为了帮助患者解除心理危机,同济医院护理部成立了心理辅导小组。失去亲人是心理危机中最强烈的等级,对于周璐而言,不仅失去了最亲的人还要承受手术的痛苦,她的情绪面临很大的危机。为此,小组每天都有成员开导周璐,但令他们惊喜的是,周璐已经顺利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院方表示今后小组还将跟踪联系,逐步帮助她开始新的生活。

  小组成员叶璐介绍,术后24小时周璐的情况比较稳定,因为注意力基本集中在身体的感觉上,3天之后,她的情绪表面比较平稳,几乎不说话,经常沉思,无论谁提到儿子她都会热泪盈眶。“她整个住院的过程,家人都在开导。”叶璐说,这对她的恢复很有帮助,处理完孝天的后事后,周璐的妈妈一直在医院照顾,婆婆也来看过她几次,五个姨妈也轮流到医院陪伴,所以周璐得到足够的爱,这些正能量有利于周璐尽快恢复情绪。

  周璐回家之后,小组还会继续与她保持联系,约她多参加户外活动,必要时可以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为她做心理辅导、催眠,用正面价值和情绪鼓励周璐尽快重新生活。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4/6/20 10:51:57
心如刀割
热门评论
* 匿名 发表于 2014/6/20 10:51:57
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