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两病婴母亲‘换肝’救子”追踪:肝移植手术明日进行

[日期:2012-09-13] 来源:  作者: [字体: ]

等肝移植的小朋友

 昨日,哲哲的父亲喂他吃米粉。团团(化名)、哲哲(化名)母子肝源互换移植手术将于周五上午进行。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 “两病婴母亲‘换肝’救子”追踪

  团团(化名)、哲哲(化名)母子肝源互换移植手术将于周五上午进行。目前,北京武警总医院医护人员已为两位母亲输入利于强化肝脏的极化液,以便做好术前准备。

  未满一岁的哲哲(化名)和团团(化名)都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亲体肝移植手术是他们惟一的希望。庆幸的是,哲哲的妈妈罗丹和团团的血型一致,而团团的妈妈尹春林和哲哲的血型一致,两位母亲通过QQ群联系后,决定分别为对方孩子“换肝”。(本报近日连续报道)

  昨日,团团和哲哲哭声不断。在哲哲母亲下午离开病房的一个多小时内,哲哲就一直哭,父亲刘祥怎么哄都不行。

  前日,团团的外婆宋女士从云南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硬座赶到北京,准备照顾女儿和外孙。

  直到如今,她还反对女儿跟人“换肝”,她说,尹春林从小身体就不好,做这么大的手术,让她心疼。

  尹春林也理解母亲的担忧,毕竟,她也当妈了。可她说,自己就是倔,只要决定的事情就容不得改变,还不后悔。

  昨日,北京武警总医院相关人士称,目前两对母子身体状况稳定,如不出意外,手术将于周五上午进行。

  此前,由于一名主刀医生有事缠身,原定手术时间被迫推迟,而据哲哲、团团母亲说,自此,医护人员已为他们每天输500毫升的极化液,用于强化肝脏。

  北京武警总医院医护人员介绍,极化液有3-5天的疗程,周五手术,正好可以达到术前效果。

  ■ 对话

  “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哲哲母亲罗丹称要坦然面对手术结果

  “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已经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所以必须去面对。”面对即将到来的手术,哲哲母亲罗丹称要坦然面对手术结果。

  而团团母亲尹春林则在照顾团团之余,趁机向做过肝移植手术的病人家属打听经验,知道一位男士因为腹腔出血做了两次手术后,她有些担心,“我可别腹腔出血,上两次手术台。”

  尹春林:就当睡一觉

  新京报:罗丹提议“换肝”时,你就没有犹豫吗?

  尹春林:没有,我们聊天时,我发现哲哲和我血型一样,而她的血型和我的宝宝一样,她就问我可不可以交换。

  新京报:考虑了多久?

  尹春林:也没考虑什么,就同意了。切给他(团团)是切,切给他(哲哲)也是切。两个都有希望,对吧?准备过来的时候,罗丹有另外一家可以交换,要是那家不愿意交换的话,我就跟她换。后来罗丹打电话说他们家不愿意交换了,就着急问我们怎么办,我说没事,反正还有我们。

  新京报:等待很煎熬吧?

  尹春林:我以前每天晚上都在想万一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该怎么办?每想到这些,再看着孩子睡觉特别乖的样子,我就想哭。

  新京报:现在紧张吗?

  尹春林:不紧张,以前担心做完手术后,孩子哭了怎么办,现在好了,我妈来了,有人带孩子,我就当上去睡一觉(哈哈地笑)。

  罗丹:希望孩子健康

  新京报:目前得到的捐助有多少?

  罗丹:之前有3万多,网上一个爱心人士听说哲哲停药了,第二天就送了1万元,当时费用差了将近1000元。

  新京报:感觉自己变坚强了吗?

  罗丹:对(点了点头),得了这个病,不能一味逃避或怎样的,孩子看不好,自己也会很累。

  新京报:是孩子让你变得坚强?

  罗丹:嗯,他生命力很强,住在ICU里面,因为医院没有蛋白,就没有打,等手术过了四五天,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新京报:如果手术成功了,你希望孩子以后怎么样?

  罗丹:我只希望他健健康康,跟个正常孩子一样,能吃饭,好好学习。(记者许路阳 实习生李晓波 通讯员陈姝 王乐天)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yujiache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