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国肺移植技术有待推广

访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教授

[日期:2011-03-17] 来源:中国医药报  作者:本报记者 白毅 [字体: ]

  与肝、肾移植相比,肺移植手术的发展在我国相对滞后。据统计,截至2008年,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总量居世界第二位:全国累计完成肾移植86800例,占全球54%;肝移植14643例,占全球40%~45%;而肺移植165例,仅占全球的0.86%。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教授分析了造成此种巨大悬殊的原因,并表示,随着经济的发展、医疗条件和人们思想观念的进步,以及相关制度的不断完善,未来我国的肺移植会步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惠泽广大患者。

  步伐待加速

  陈静瑜介绍,自1983年多伦多肺移植中心首次成功实施肺移植后,20年来肺移植已在实验成功的基础上发展成为治疗终末期肺病的惟一方法,使越来越多的终末期肺病患者获得了新生。目前,肺移植手术的适应证包括肺间质纤维化、肺气肿、支气管扩张、肺结核、肺动脉高压以及淋巴管平滑肌瘤病等,主要以肺气肿和肺纤维化为主。据统计,2000年后全世界肺移植总量基本稳定在每年2500多例,到2009年年底全世界共完成肺移植约32000多例。

  我国大陆地区的肺移植要追溯到1979年。当时,北京结核病研究所辛育龄教授等尝试为两例肺结核患者进行了肺移植,但因急性排斥及感染无法控制,分别于术后7及12天将移植肺切除。经过长期停顿后,从1994年1月~1998年1月,我国北京、广州等地共开展了近20例肺移植术,但只有北京安贞医院陈玉平报道的两例患者长期生存,余下患者均在术后短期内死亡。因为术后并发症多、存活率低,全国临床肺移植工作停滞了5年。

  “2002年9月,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成功实施了国内首例肺移植治疗肺气肿手术,随后在江苏无锡相继召开了5次全国肺移植会议,对我国的肺移植工作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进作用。随后至今我国又一次掀起了开展肺移植的高潮。”陈静瑜说,据统计,自2002年以来,全国至少有10多家医院开展了肺移植手术,总数达200多例,其中有近百例肺移植在无锡市人民医院完成。目前,除了亲属活体捐赠肺叶移植没有长期存活的患者外,其他肺移植术式:单肺、双肺、肺叶移植手术我国均已成功开展,而且大部分患者长期存活。陈静瑜表示,历经8年手术技术的进步,术后管理经验的积累,肺移植技术及术前、术后管理得到大步发展,以他们医院为例,在患者年龄大、身体条件差的情况下,肺移植1、3、5年的生存率达到了74%、58%和42%,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根据2006年5月起实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全国有87家医院作为第一批通过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审核的单位,其中有资质开展肺移植的医院仅有20多家,但是,“我国开展肺移植技术的数量和质量还有待提高”。

  陈静瑜认为,当前,制约肺移植发展的主要技术障碍是受体死亡率高、术后早期肺移植物失去功能、慢性排斥长期生存率低等,这也是目前国际上肺移植研究的重点。

  陈静瑜谈到,肺不同于肝、肾,它是一个空腔脏器,冷缺血保存时间只有4~6小时,而且会发生严重的缺血再灌注损伤,可能导致早期移植肺再灌注水肿,肺功能丧失。因此,在移植过程中对供肺的获取、保存、植入、再灌注的要求较高。

  “急性排斥反应作为移植后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也是影响肺移植发展的重要因素。”肺移植后患者须终身服用抗免疫抑制剂,用药剂量和药物浓度水平均超过了其他的实质性器官移植的水平,且肺移植术后的急性排斥反应要多于肝、肾移植,大多数的患者在移植后的第一年至少经历1~2次急性排斥。

  此外,由于肺是对外开放的器官,肺移植后的早期感染(包括细菌、病毒、霉菌三大感染)非常常见,并且是导致受体死亡的主要原因。同时,国内的肺移植患者在术前身体条件普遍较差,多数曾大量使用抗菌药,耐药现象严重,这也相应加大了肺移植术后控制感染的难度。

  陈静瑜还强调,肺移植受者术后的存活,与拥有一个多学科合作团队,包括外科医师、呼吸内科医师、麻醉科医师、ICU监护医师、物理治疗师和护士等的配合及围手术期管理是密切相关的。

  观念待更新

  陈静瑜表示,除了技术原因之外,导致肺移植手术在我国发展相对滞后的最大原因在于,患者对肺移植的认识不够。“由于文化、理念的差异,我国的患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肺移植。”

  目前,我国每年肝移植总数约为2000例,肾移植约为4000例,而肺移植每年仅有30~40例左右,仅利用了1.5%的供肺资源。这和国外发达国家完全不同:在美国因供体缺乏,法律规定将能得到供肺进行肺移植的患者控制在65岁以下,即将有限的肺源提供给相对年轻的患者用。但尽管如此,在美国列入肺移植等候名单的患者每年还是有40%因没有等到肺源而死亡。相比之下,我国大量的肺源都浪费了。陈静瑜说:“比如在我们江苏省,按国家规定所有每个市的肺源我院都能利用,因此患者只要来我院,一般等1~2个月均能得到移植,而现实是因为没有患者。我们的患者目前几乎到了濒死状态才来寻求肺移植。”

  陈静瑜介绍,这些终末期肺病患者不计其数,但是大部分患者都缺乏对肺移植的正确认识,有的甚至没听说过肺移植。他举例说,来他们中心行肺移植术前评估的患者绝大部分均是终末期肺病患者,甚至是高龄患者,全身情况较差,其中不少经救护车转运来,并在等待供体的过程中死亡。更有甚者,生命垂危濒临死亡时,才考虑来院紧急行肺移植术抢救治疗。8年来他们医院百例肺移植患者中,有12例是长期呼吸机依赖(占12%)才来接受肺移植的,最长的患者是气管切开呼吸机维持了20个月才来进行肺移植的;而在美国,呼吸机依赖患者接受肺移植者仅占1.2%。“我国不少患者对生活质量要求不高,宁愿在呼吸很困难的痛苦情况下生活,也不愿意冒手术的风险,这种观念是很难在短期内改变的。”他对目前国内的现状表示忧虑。

  此外,还有部分医务人员对肺移植的理解也不够,认为肺移植技术尚不成熟,不愿建议患者接受肺移植。其实,1998年美国和欧洲已经有了统一的“肺移植的选择标准”,如果按照此标准选择肺移植患者的话,在我国至少有数万人是肺移植的潜在受者。与国外肺移植受体相比,我国目前接受肺移植的患者年龄大、基础条件差、高危因素多,很多患者直到呼吸机依赖才要求实施肺移植。陈静瑜总结说:“国外的患者接受肺移植是为了改善生存质量,而在我国是为了救命。”

  医保制度待完善

  陈静瑜谈到,美国曾统计,做1例肺移植手术本身要支付30万美元,是几种大器官移植中费用最高的,其中还不包括术后随访、长期应用免疫抑制剂的经费。而我国肺移植受者病情重、体质弱、术后恢复慢,在精打细算的情况下,也需30万~50万元人民币。

  另外陈静瑜介绍说,目前我国肝、肾移植手术费用分别为30万、10万人民币左右,且均已经列入国家医疗保险,而肺移植在我国大部分省市却没有列入医保。对大部分普通居民来讲,30万~50万元人民币的肺移植费用确实昂贵难以承受,甚至有些肺移植患者术后为了减轻经济负担,迫不得已只得向其他器官移植(肝、肾移植)患者低价购买免疫抑制药物。陈静瑜表示,目前,在江苏省肺移植已列入二类医保报销范围,患者个人仅需支付40%的费用,而且术后免疫抑制剂的经费个人仅需支付10%,其余费用列入医保报销,由国家补贴,大大减轻了患者的负担。他呼吁,我国应从制度上给予保证,使更多的地区尽快将肺移植列入医保报销范围。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秋日的丝雨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3/2/23 18:47:59
肺移植不手术疙,,应该拿于新农和和医保
热门评论
* 匿名 发表于 2013/2/23 18:47:59
肺移植不手术疙,,应该拿于新农和和医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