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打仗一样的事业

——记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副主任医师、小肠移植专家李元新

[日期:2009-03-23] 来源:《军营文化天地》2009年第2期天地人物专栏  作者:习馨 [字体: ]

    有一种极其冷酷无情的病魔,叫做肠衰竭。患上这种病的人,不能正常吃饭,只能依靠静脉点滴营养液当一日三餐。他们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然而就是这样,他们最后的命运往往是因为长期静脉营养所导致的肝功能损害、败血症而匆匆地走向生命尽头。

    为了战胜这种病魔,医学工作者们进行了艰辛的探索,终于在小肠移植这一极其高端的医学技术上取得突破。

    小肠移植,就是把病患已经坏死的小肠拿掉,接上一段外来的健康肠道,并通过移植术后的营养支持和抗排异治疗,给病患以新生。

    就目前人类所能达到的科技水平而言,这是惟一能够彻底降伏肠衰竭的“道法”。然而,在所有大器官移植技术中,小肠移植技术却最是繁难。《科技日报》一篇报道该技术的文章中,干脆引一句古诗来说明:难于上青天。肝移植、肾移植等手术早在60年代便已出现,而全球第一例成功的小肠移植手术则直到1988年才出现。2005年之前,全世界成功的小肠移植手术全加起来,不过才的超过1000例。

    然而,正是由于小肠移植技术公认的困难,使之成为医学界的一块试金石,引来众多顶尖的专家为之一试身手。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副主任医师李元新,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从1994年攻读硕士期间参加亚太地区首例小肠移植手术开始,他已在这一“高精尖”的医学技术领域奋斗了前后15个年头。作为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掌握小肠移植核心技术的专家之一,他35岁晋升副主任医师,36岁成为江苏省“135工程”重点培养的100名医学人才之一,37岁成为南京军区优秀中青年科技人才……

    说起这些,李元新本人的概括是:小肠移植就是我的事业。

“放牛娃”成了“红小鬼”,百战艰辛,初成大气

    说起自己与小肠移植的结缘,李元新总是喜欢把自己比作被路过家门的红军带上了革命道路的放牛娃,从“红小鬼”开始,在一次次战斗中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最终挑起大梁,独当一面。而在“放牛娃”变成“红小鬼”的过程中扮演命运推手角色的“老红军”,就是他的恩师——著名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黎介寿。

    那天,在ICU连续值班24小时以后,李元新带着一身的疲惫走进会议室,抬眼看见导师黎介寿早已端坐在那里,向他透射过来的眼神里,似乎比平日多了一层雾蒙蒙的神秘气息,隐约地预示着接下来事情的非比寻常。改变命运轨道的谈话,有时就是三言两语。几乎连一分钟的停顿都没有,李元新便在黎院士的指引下走进了一间办公室,成了南京军区总医院普通外科研究中心小肠移植课题攻关组的一员。他们即将进行的小肠移植手术,后来吸引了医学界强烈关注的目光。

    今天看来,无论是对黎介寿院士还是李元新,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都至关重要。黎院士在小肠系列研究中已经跋涉了40多年,经过了肠外瘘、肠营养支持等阶段。他清晰地知道,在自己潜心培育的参天的医学学术之树上,小肠移植是那新生的却又最最生命力的茁壮枝干。对于他这样的老一辈科学家而言,还有什么能比简拔英才、传承衣钵更重要呢?

    对于李元新,这选择也可谓惊心动魄。如果没有这“三言两语”,他可能就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坦途”,学会成型成熟的技术,操着“一把刀”稳稳当当过一生。而做出了这个选择,面对的便是一个全然未知的科学世界,胜负成败,都在两可之间,甚至连能否在这一领域成功地完成博士学位设计,在当时都是不敢确定的事情:多少人都铩羽而归或者止步不前,谁能保证这位年轻的博士生就一定是吉星高照的折桂者呢?然后,李元新感受到内心的召唤,一种如同抓挠奇痒一般的愉悦,一种深入险境再战而胜之的刺激和冲动,把李元新这个名字与小肠移植技术紧紧地绑缚在一起,此后15年,再也没有一刻的分开。

    创业艰难百战多。当时,小肠移植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全世界仅有少数几个国家一共完成了30多例小肠移植,国内外都没有多少可供借鉴的文献和资料。如同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一样,掌握这项技术也需要从头开始,,在工作中学习,一点一滴地积累。交给李元新的第一项明确的任务,是我国首例小肠移植病人的术后监测与管理。李元新每天24小时守候着病人,对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详细地记录、分析、报告。此外,他还要全程参加移植脏器获取、供肠的修整和移植手术。回想起当时的工作状态,李元新说,小肠移植曾给了他一个下马威,由于48小时的连续工作,身体还算强健的他,竟晕倒在小肠移植的手术台上。然而,在这筚路蓝缕的入门路上,李元新也终于发现,自己与小肠移植这个之前完全陌生的领域,不是恩师“拉郎配”,他们的确有缘分。

    这“缘分”带给李元新的第一桶金,是一个“超值”并“超累”的博士学业。就在参加这次小肠移植治疗的过程中,李元新认真总结这个病人的部分临床经验,相继在《中华器官移植杂志》和《解放军医学杂志》等医学专业刊物上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其中的一篇还被全国外科营养大会选为一等奖。随后,经过无数次失败与奋起,在他的手上诞生了我国第一个改良的小动物——大鼠小肠移植改良模型。基于这一成果撰写的英文论文,被SCI全文收录,引来医学界叫好之声,也使人们从此记住了“李元新”这个名字。李元新没有因此止步,而是马不停蹄地把研究视野投向另一个关键性的技术难题:小肠移植排斥反应的分子机制研究,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博士学位论文选题。由于选题的重要性和设计的严谨科学性,他得到了军队医药卫生科研基金的资助,最终成果获得了军队科技成果奖。他参与的另一大项工作——移植脏器(小肠、胰腺和全腹脏器)获取和保存技术,获国家教委科学进步奖。

    在恩师黎介寿院士的栽培下,青年博士李元新在小肠移植领域逐渐成长并成熟起来。对于一个志向远大的年轻人而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能和一个开始蓬勃向上的领域结合在一起。李元新珍惜这种幸福,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在小肠移植技术领域内几乎是所向披靡,成为黎介寿院士科研团队中的挑大梁的临床骨干力量。2003年,完成了国内首例肝小肠联合移植,随后又完成多例包括儿童亲体小肠移植在内的手术,并成为我国首部感染治疗指南中小肠移植部分的撰写者,省部级、全军和国家级的荣誉和科研基金纷至沓来……在不少人眼里,这颗新星在冉冉升起。

    当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时,李元新把目光投向了远方,他要谋求新的突破。

远赴美国,卧薪尝胆,李元新学到了全球最先进的小肠移植技术

    2006年,李元新获得了科技界知名度很高的香港王宽诚教育基金资助,远赴美国匹兹堡大学的Thomas Strazl器官移植中心做高级访问学者。以移植之父Thomas Strazl之名命名的匹兹堡大学Thomas Strazl器官移植中心是当今器官移植界的圣堂。如果把追求小肠移植技术顶峰比作取经,那么这里就是公认的西天佛国——全世界最大、最先进的小肠移植和多器官移植中心,每年完成例数占到全球一半;在美访学期间的导师Kareem教授,是当今全球小肠移植和腹腔多脏器移植的最著名专家。在Thomas Strazl教授的80岁生日聚会上,已是美国一家著名的移植中心负责人的华裔科学家吴幼民教授回顾了自己在美学习成长的过程和国家日益强大的变化。他语重心长地对李元新说,一定要刻苦学习,要有历史使命感,我国小肠移植事业如同前几年的肝移植一样,已经到了技术突破和腾飞时刻了,一定要学到小肠移植领域的关键技术,使我国小肠移植技术实现突破。面对这天造地设的好条件、好机遇,李元新心里唤起了战士进入战位时独有的那种快感,他心里想的就是:我要赢!

    当然,在国内所有的荣誉、名望,也在踏入这技术圣殿的一刻全部归零。即使在最细微、琐碎之处,也颇有些难与人言的苦处。比如,长度、质量、容积、温度等所用单位与国内完全不同,初到时,一天下来一刻不停的换算把脑子搅成了一锅粥。工作制度完全不同,本科室的病人分布在不同的病区,医生之间的联络要使用无线通话系统,刚开始李元新甚至经常找不到本组的医生。李元新咬着牙慢慢地咀嚼消化这些难处,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很快把游刃有余的状态从太平洋那边拽过来。

    他所在的小肠移植组可以算是一个“小联合国”:除美国医生以外,还有从德国、法国、印度和韩国来学习的医生。大家虽然合作愉快、关系融洽,但是在手术室,却有意无意地较着劲儿。在这全球移植界顶尖精英汇聚之所,奉行的是强者文化:专业强,一切都好说;专业弱,在健步如飞、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你就只是一块有形状、有重量的空气,连谁在手术台前站得时间最长、谁最晚离开病房,都是比赛项目之一,甚至寒暄起来都常常带着十足的NBA味道:胸膛拍得咣咣响:“看我,多棒!昨天10个多小时的通宵手术,没事!”

    这是一段卧薪尝胆的岁月。已在小肠移植移植领域内跋涉多年的李元新,深知对他本人乃至整个中国的小肠移植技术而言,美国医生的手术技术虽然也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是更需要学习的是他们成熟而先进的围手术期管理、并发症处理以及出院后的随访治疗。这意味着他的学习不仅繁重,并且琐碎,需要处处留心。出于对病人隐私的保护,美国医院严格限制医生查阅病人信息的授权,更不允许打印、复印病人病历,李元新只好每天一遍地手抄化验单,找到重点病人,偷偷地在手抄本上做病程记录;同组医生一起看肠镜时,惟有李元新会把病情前前后后细枝末节的变化全都理清记明,还常常想方设法地与病人拉呱上几句,暗暗地记下他们的名字,想法子按“名”索“历”,找到病人随访的治疗资料。这样下来,加上查房,每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在10小时以上了,如果再碰上一场手术,那就要额外再加上8到10小时——反正不把别的医生熬走,他是绝不会离开医院的。这些,全部都是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天天如此,头脑也许还能保持清醒,但是腰杆却总是酸痛得直闹罢工了。这时,从国内带来的厚厚一叠子膏药,便派上了大用场。一年下来,他用掉的50多张膏药,代表了曾有50多次疲惫到了极点,又生生地挺了过来。

    要回国了!匹兹堡的大街到底是什么样子,李元新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但在内心里,他却有打了胜仗般的兴奋。经过这一年,在包括小肠移植和腹腔多脏器的获取和修整、血管吻合、消化道重建、腹腔容积不足难题的处理、围手术期处理方案的制定与实施、抗排斥的方案与排斥监测、抗感染等的小肠移植核心技术领域,他已经稳稳地站在了世界的前列。回国之前,美国导师Kareem教授送别自己的中国得意门生时,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李,你很聪明,也很勤奋。”——在这所世界顶尖的医院,这可是一句很重的表扬,因为这里的每一位医生都认为自己的聪明勤奋是世界之最;第二句:“你是一位优秀的外科医生。”——手术台上,哪怕简单到递一把手术刀,都能清晰无误地显示出你有多少积累,有多高的道行;紧接着是第三句,把李元新的心先期送过了太平洋:“中国一定能成为小肠移植的世界一流强国!”

决战决胜,李元新赢定再出发

    踏上阔别一年的祖国的土地,李元新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的胸中所学落地生根,使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普通外科研究中心已经领先亚洲的小肠移植技术突破瓶颈,尽快步入世界级强者的行列。指标非常明确:小肠移植的临床常规化——让小肠移植能够像切除手术治疗阑尾炎一样,成为一种临床上成熟、治疗效果彻底的肠衰竭应对之道,从而使遭受这一疾病折磨的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再谈虎色变。

    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总是需要付出超出以往百倍的艰辛。小肠移植关键技术的重大改进,不啻于一次再创业、新长征。这时,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党委和恩师黎介寿院士给了他坚定的支持。归国伊始,李元新与医院里其他4位同期归国的同志便成为医院全体常委的座上宾,在医院党委专门为归国同志设立的晚宴上,院首长提出了深深的鼓励与盈盈的期望,给了李元新锐意进取的无穷动力。后来,他又被院长和政委请上了全医院集会的讲台,向全院同志汇报小肠移植的意义和发展前景、国外小肠移植的进展和自己的学习体会……而黎介寿院士看到爱将归来,羽翼已丰,内心深处也回荡着喜悦与欣慰的涟漪。其实,李元新刚刚回国,80高龄的老院士就一改平日的严谨冷静,对他讲了一番情动于衷的话:发展中国的小肠移植技术并使其领先世界,是我的历史使命,希望你也能把小肠移植作为自己终生的事业,打一个彻底的翻身战!一席话,说得李元新眼角微润……

    科学报国的人生追求,与医院党委的知遇之恩、恩师的栽培之情融合在一起,在李元新的心里燃起了一把火。他深知,接下来的工作,无论对于他,还是自己生长、扎根的科学团队,都将是一场决战。这一次,他不能像以往一样,仅在手术台、实验室里当拼命三郎,更重要的是在黎院士指导下,统筹协调,制定临床上可操作的具体方案。为此,李元新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进行着艰苦、细致的物质准备和理论准备……这个原来的急先锋,正开始显现将才和大气。

    完成小肠移植常规化的任务,把匹兹堡的理念和技术与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普外研究中心10多年的积累融会贯通,是一项系统工程,牵一发动全身。李元新跑遍了全院的相关实验室,落实每一个新增检测的检验项目,具体到标本如何留取、何时送检;他跑遍了医院里的各个药房,落实小肠移植所需特殊药物的准备;他与手术室的护士一同准备移植所需的特殊器械,甚至亲自联系产家定制特殊器械、物品……这些工作十分琐碎繁杂,李元新一趟一趟地跑,上上下下地协调,每一个细节都不厌其烦地解释,每一点进展都诚挚地致谢,最后,被“添乱”的单位,全成了理解他、支持他的“铁杆儿”——为事业付出得这么真诚,谁能不感动呢?一路“绿灯”下来,李元新几乎有求必应。

    决战开始了!一名河北籍女性患者因病全小肠切除,在当地被称为“无肠女”。静脉营养8个月后,转入南京军区总医院,急切地等待小肠移植手术。亟待救治的病患,也是李元新的试金石。在黎院士的亲自指导下,李元新成功地完成了手术全程中的脏器获取与修整、受体的移植手术,特别是血管吻合等关键步骤,围手术期方案制定与实施、抗排斥、抗感染等关键技术也由李元新负责,而前期大量细致的药品、器械和实验检测手段准备一下子派上了用场。

    成功了!8小时的手术后,270cm的异体小肠成功接入病人体内;4天后,这段小肠开始蠕动;13天后,病人消化了近一年来的第一口饭。很快,患者摆脱了静脉输液,同正常人一样,完全依靠吃正常饭生存,出院时已能一口气登上16楼。与几年前的手术效果相比,这是货真价实的奇迹!几个月后,另一例手术同样取得了成功。李元新对小肠移植技术的重大改进,不仅引起了国内同行的极大关注,也把世界医学界的目光吸引到了为他抬起一个平台、撑起一片天地的古城金陵的那支中国军队医学团队身上, 2008年1月,南京军区总医院普通外科研究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黎介寿院士郑重宣布:我国小肠移植技术已经成熟,完成了从实验性技术到临床性技术的跨越发展。现场的掌声、快门声和闪光灯响动里,恩师黎院士和李元新的目光互逐、相触,温润地溶在了一起……

    如今,为使小肠移植技术进一步发展,并在更大范围内造福于民,李元新又开始了自己新的征程:为保证小肠移植技术健康有序地普及和发展,李元新在黎院士的指导下撰写的《小肠移植技术管理规范》和《小肠移植临床技术操作规范》已完成初稿,。新的科研计划也已经提上日程,在小肠移植的战场上,李元新正发起他新的奋勇冲锋……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yujiache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