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300公里生死时速肺移植

[日期:2007-04-0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周欣宇 [字体: ]

  正是冬天夜晚最冷的时候,22时刚过,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胸外科主任刘德若就熄灭了宾馆房间里的灯。与他同屋的是他的同事、副主任郭永庆。以往两人一起出差,总会天南海北地聊到深夜,而这一天他们不敢晚睡,因为第二天要为病人做肺移植,他们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手术。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6楼病房里,52岁的河南农民赵麦勤正拉着妻子的手。8年来,他时常胸闷、气短,尤其是近3年来,常常喘不上气,不仅什么活儿也干不了,连走路都非常困难。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虽然感到恐惧还是下了决心。

  “我不怕死。”赵麦勤说,“为啥呢?医生早就告诉我,这么撑着最多再活一两年。手术要是失败了,我就少活一两年,成功了也许多活10年20年。”

  老赵得的是肺气肿,在医学上叫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已到终末期。正常人呼吸时,肺泡扩张后收缩,使氧气进入血液,并把二氧化碳排出。而老赵的肺泡由于失去了弹性,只能越来越大以致破裂,造成呼吸困难。这样一来,为了增加氧气吸入,胸、腹与呼吸有关的肌肉必须更加用力地工作,结果,老赵做任何事都感到异常吃力,已经丧失了劳动和生活能力。

  刚到医院时,医生给他做了“6分钟行走实验”,老赵走了不到300米就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蹲到了地上。经过专家会诊,没有其他办法能治他的病,除非做肺移植!

  肺移植是切除病人一侧或双侧有严重疾病的肺,再把因其他原因死亡者的健康肺植入胸腔。虽然老赵的双肺都有严重病变,但刘德若决定,只换其中情况更糟的右侧肺。

  肺移植是人类大器官移植中最后一个被攻克的堡垒,因为肺是人体与外界进行气体交换的场所,手术后非常容易排斥、感染,而且肺在体外存活时间极短,缺血状态下超过4小时既存在被破坏的危险,超过6小时,就意味着其呼吸功能已经死亡。

  截至2002年9月,我国共有20位病人接受了肺移植手术,仅有两例成功。近两年肺移植技术有了一定进展,新做的18个病例成活率相对提高。

  一个现实的难题是国内目前供体肺源极其稀少。只在北京等,机会可能很小,从外地找,又要受到时间的限制,路程不能太远,必须保证在合理的时间限度内,完成取肺、运输和换肺的整个过程,各个环节必须紧密衔接,不能出现丝毫差错。

  考虑到北京及周边的道路交通状况,刘德若把距离限定在300公里范围内。为熟悉路线,医院派出专车跑了四五趟来回,看哪条路路程最短,哪条路线最畅通。

  尽管危险极大,老赵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只剩下等待,等待合适的肺源。

  2004年12月27日,刘德若终于接到来自唐山的消息:“可能会有一个健康肺”。当晚,他带领胸外科医生、护士一行6人,驱车前往唐山。

  28日早9时多,老赵在医生寿延宁的搀扶下,慢步走进手术室。

  医生、护士和麻醉师迅速各就各位,做好各种准备。40多种备用药物事先抽至针管,码放在大手术盘中备用。高高摞起的输液泵有10几个,连早已做惯了胸外科手术的寿医生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势”。

  为了缓解老赵的心理压力,医生们不时跟他说说话,开开玩笑,可实际上,“谁的心里也不轻松”。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11时06分,在手术室负责联系的医生石彬接到取肺组打来的电话:“供肺血型相符,符合手术要求,取肺马上开始!”

  按照国际惯例,取肺必须在供体心脏停跳之后10分钟内完成。为了使供体肺在缺血过程中不会损坏,医生需要把特殊的液体灌注到肺中,从而取代血液,直至肺从粉红色完全变白,连心带肺一起取出,浸入装有5摄氏度保存液的四层无菌塑料袋中,放入保存箱。

  取肺完毕,救护车用最快的速度起动,加速,快要上高速路时,突然发现前一天还经过的一段路居然被封了。刘德若感到头“嗡”的一下炸了。

  还好事先准备了备用线路,车子迅速开上一段土路。医生张海涛担心颠簸会对供肺造成损害,赶忙脱下身上的手术衣,塞进保存箱的空隙中,把几十斤重的箱子稳稳地放在腿上。

  按照事先约定,手术室医生得到车子上高速路的消息时,开始实施麻醉。

  麻醉时间准确是确保手术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麻醉早了,病人要吸收更多的麻药,对他本来就不好的肺会有很大影响。如果麻醉迟了,供肺到了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就会延长肺缺血时间,影响供肺质量,甚至可能使手术失败。

  麻醉科贾主任等得焦躁不安。他一遍一遍翻开手机盖子,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取肺组保持联系。“前一分钟刚挂断电话,就想马上再打。”

  11时50分,救护车终于驶上高速公路,刘德若发出指令:“马上实施麻醉!准备开胸!”

  医生们一直担心的麻醉很快顺利完成。没想到,一个大家认为很平常的环节却出了麻烦。

  因为手术中老赵要依靠同样严重病变的左肺呼吸,刘德若担心左胸压力太大,以致肺泡破裂出现气胸,要求医生在开胸前为他建立体外呼吸循环系统。

  由于老赵天生大腿动脉狭窄,导丝难以插入,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汽车在高速路上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飞驰,距离医院越来越近了。

  “我们已到玉田,请马上开胸!”“到丰润!”“到六环!”“到五环!”

  听说手术受阻,刘德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电话里发起了脾气:“你们怎么回事?如果衔接不上,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手术室医生也吼起来:“我们这边有困难,你着急,我们比你还急!”

  体外循环终于建好了,此时,车已进入四环。

  老赵的身体被右侧朝上“竖”了起来。从前胸到后背,医生在老赵身上打开一条35厘米长的切口,硕大的病肺软塌塌地像一块蘸血的棉花糖,用手指轻轻一捅,就能捅出一个大窟窿。

  平时开胸需要20多分钟,而这一次只用了10分钟。

  与此同时,取肺车已停在医院大楼下。医生们从车上跳下来,抬起箱子,来不及等电梯,直接跑上了四楼手术室。

  消毒,换手术服……

  刘德若一边从保存箱中取出供肺,一边喃喃自语:“这可是宝贝。”

  两个肺大小、“胖瘦”不可能完全一致,必须要把供肺修剪得形状合适。因为病肺的肺动脉远远比供肺的粗,刘德若想了个办法,把供肺的主干接到了老赵肺上“小一号”的分支肺动脉上。

  支气管、肺动脉、肺静脉依次对应、吻合,用缝合器缝上。松开手术钳,重新形成循环,没有漏血漏气,这意味着肺缺血结束,肺移植完成,总共耗时5小时17分,控制在6小时以内。

  2005年2月22日,经过两个月的治疗,老赵安全度过手术后感染和急性排异期等难关,康复出院。他脸色红润,呼吸正常,除了体格较瘦之外,其他方面看上去一如常人。

  他笑呵呵地自己背着行李走出病房,大声说:“回家后可以锄冬小麦了。”

  晚上9时,刘德若和老赵一家登上了开往河南的火车。一来去老赵家看看环境,以便嘱咐家人护理中的注意事项,二来听说当地还有两个想做肺移植的病例,刘德若要亲自去看看情况。“我很感激老赵。”刘德若说,“我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尽管做过大量的动物实验,尽管我们准备得周全再周全,但这个手术仍然风险极大,排斥和感染随时都可能发生,我把这些如实地告诉他和他的家人,他们无条件地信任我,让我很受感动。”

  刘德若准备把肺移植手术一直做下去,可能的话,成立一定规模的肺移植中心。如果成功率增加,手术费可能从现在的约23万元降至15万元左右。

  肺移植的适应症是晚期肺气肿、肺纤维化和矽肺等,估计国内每年约有3万名患者需要肺移植存活。全世界大约总共做了1.5万例肺移植手术。每年接受肺移植的病例,美国占到50%以上,其余在欧洲和澳大利亚,亚洲的例数很少。在美国,中等的移植中心每年完成肺移植约50~100例。 

更多


推荐 打印 | 录入:00700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老王 发表于 2007/4/4 17:45:13
太精彩了!
热门评论
* 老王 发表于 2007/4/4 17:45:13
太精彩了!